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刘雨虹老师:漫谈同门和养生

时间:2019-09-04 09:08:25作者:

看到上次博文后的评论,才知道有人曾到太湖大学堂来访,心中感慨万千,可见南师辞世后,同门中的状况,大家多不清楚。

事实上,在南师走后,因涉及南师遗产之争,故而多数同门学友,或被动或主动,都离开了太湖大学堂这个地方。

但多数人仍留在庙港,除了我们这个编辑团队外,老太庙附件的「怀轩」,是「南怀瑾学术研究会」,及「两岸交流基地」所在地。在附近又新建了一个比大学堂禅堂大很多的「太湖大讲堂」,举办活动可容两三百人之众。另外还有「江村市隐」,是吕氏绿谷集团基地;还有一个「时习堂」,是登大师新设计的文化活动场所;另外还有一个群学书院,是古老师主持学习的基地(在老太庙文化广场)。除此之外,还有在上海的恒南书院,在李慈雄院长带领下,继续传播并学习南师的教化。

南师的继承人,于南师辞世后,另先成立「南怀瑾文化公司」,继续出版南师的新旧著述,并向法院提出诉讼。有关合法继承,温州、浙江的法院作了认定,而上海中院也已于二一七年三月卅一日判决著作权归南氏继承人(正待上海高院最后裁定)。至于有关南师其他遗产,也正在各地法院进行诉讼中。

我们这群人继续工作,把南师的新旧著述交由台湾南怀瑾文化出版,已有四十余册了。如《话说中庸》《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洞山指月》等等,至于简体字版,则授权东方出版。

说到简体字版新书,因为要经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审查才可以出版,所以比繁体字版迟很多。再说盗印版,既是「盗」印版,已说明是违法,守法的人自然不支持了。

说了一堆闲话,忽然听说有一个医师说:「有些三十多岁的人在讲养生之道,他们年纪轻轻,哪有资格讲养生啊!」

其实,年轻人讲养生是讲学理,也无可无不可,但宏忍师听到这句话,就来对我说:「刘老师啊,你才有资格讲养生啊!」

\

想不到宏忍师这句话还真打动了我,因为宏忍师是中医师,我们常会谈到养生问题。反正我已活到这把年纪了,总有些养生经验和心得吧!

更想不到的是,我忽然对宏忍师说:「哪天我有心情时,就公开与大家聊聊这个问题吧!」

宏忍师抓到这个机会,立刻说:「好啊!就在五一那天吧?在大讲堂,一百人如何?」

吓得我急忙说:「要等我有心情才行啊……」

说真的,人活着想健康少病,就是养生问题了,其实连修行都与养生有关,说白了,我认为养生差不多就是修行。譬如说,分明已吃饱了,因为「贪」嘴多吃而致病,修行不是戒食吗?……说太多了,就此打住,我还是去做复健运动吧。

转自刘雨虹老师博客

\

本文链接:刘雨虹老师:漫谈同门和养生

上一篇:利他的心就是最好的善心

下一篇:切身体会———邪淫差点毁了我一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