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佛陀的遗产

时间:2019-09-04 09:02:59作者:
佛陀的遗产

  秋之卷

  佛陀的遗产

  气大则咄咄催逼,终至气尽而衰。

  量大则气来顺受,终能气足而圆。

  有一次,罗睺罗和他的师父舍利弗出去托钵,途中,有一群无赖汉看他们一老一少,就前来戏弄。有人把泥沙放进舍利弗的钵内,舍利弗视若无睹也继续往前走;罗睺罗走在后面被打了一拳,顿时,血从面頬流下来。但是,他俩仍继续向前走。

  当远离那些无赖汉后,舍利弗对罗睺罗说:「你不要生气!佛陀教我们要怜悯众生、起慈忍心,这正是我们修行的对境啊!」

  罗睺罗流着泪回答:「师父,我没有生气,也不埋怨,我很感谢佛陀遗传给我慈的心念、忍的功能。佛陀一生为了众生。辛勤地教化,而众生仍充满憎嫉、逞强欺弱,以致造成社会的祸害,天下的动乱。我是因为悲悯他们的无知才流泪啊!」

  明日黄花

  在生命的白纸上,圣人每天题上一篇好文章;

  凡夫却匆匆翻过每张白纸。

  佛陀在过去生中,有一世身为国王。当时他即对佛法认真钻研,并经常思索:何谓人生无常?

  有一天,他带着许多宫女嫔妃到御花园散心。一朵朵黄花正艳丽地盛开着,令人赏心悦目。国王让宫女嫔纪们四处嬉戏游玩,自己走进凉亭休息;不一会儿,他竟睡着了。

  不久,国王醒来,见宫女嫔妃们在不远处嬉笑玩耍,就好奇地走过去;到了她们身边,国王长叹一声:「唉,原来这就是无常啊!」

  宫女们听到国王的叹息声都觉得奇怪,赶紧跪下问:「国王,您为什么叹息呢?」

  国王说:「刚才来时所看到的郁郁黄花,待我一觉醒来,它已飘零满地了。无常这么迅速,我们却因耽于乐而不知自己的生命、权势、财富随时都有可能产生痴变化,多么愚痴啊!」

  国王回宫之后,就舍弃王位,出家修行了。

  诚恳的求道者

  佛言:知佛恩者,见师则承事,不见则思维教诫;

  如孝子念父母,如人念饮食。

  有一位年轻人,以非常诚恳的心拜师求法,。虽然师父都没有传受他一点道法,但是多年来,他仍然死心塌地追随师父。

  有一天,师父出门办事回来,因为非常疲累,就往床上用力一坐,然后倒头呼呼大睡,没想到竟然把床脚震断了一只。他看到师父的床铺只剩下三只脚,就赶快蹲到床下,用肩膀支撑折断的床脚,让师父能安稳地躺在床上。

  第二天师父醒来,看到了弟子蹲在床边,就问他为何蹲在那儿?他把事情的原委稟告师父,师父听了深受感动,也感到很惭愧!因为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教授弟子一点道法。从此,他开始认真地将自己的法门传授给弟子。

  过了一段时间,师父试试弟子的诚意,于是有一天,他将盐拌在水里当酒,拿起盐水对弟子说:「我想喝酒!」

  然后将整桶盐水统统喝下,不久,他就开始呕吐;吐完之后,他假装酒醉,然后像说醉话一样告诉弟子:「你若敬重我,就把地上的东西吃下。」

  说完,就假装睡着了。

  他一面装睡,一面偷偷观察弟子的反应,没想到弟子真的蹲下要把他吐出的东西吃下去。

  他见状,赶紧伸手将弟子拉起来,非常感动地说:「你这一念诚心,令我无比感动!我全部的道,你已经学了八分;其余的二分,我会再传授给你。」

  天堂的钥匙

  经云:若有善业,自然力故,受好业报;

  虽国王党援力,不如业力。

  几年前我到总统府,当时的李副总统和我谈起宗教问题。

  他说:「这个社会,为什么会这么乱?大家都不肯牺牲,你争我斗,到底要争到什么?斗什么?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就像我,目前我是副总统,但是即使到了天堂,这副总统的头衔也与我丝毫不想干。地位再高、钱再多,都与天堂无关;只有一样是和我们息息相关的,那就是要做一个好人;也就是要做一个『你爱人人,人人爱你』的人。这种行为才会与在堂有关系。」

  人活在这个世上,希望别人爱你,就必须先去爱人;争斗是不能达到目的的。

  哪里是东方

  要检讨自己,不要依赖风水。

  有一位地位和教育程度都很高的人士对我说:「师父,我最近可能不会到花莲。」

  我问他:「为什么呢?」

  他说:「最近一位摸骨先生为我摸骨后,说我近日不宜去东方,包括日本、花莲都不能去。」

  我说:「如果东方不可去,那房子的东方可不可去呢?你只往西或往南北走,那你如何回到原来的地方呢?更何况普天下的东方本来就难定,在台北说花莲是东方,在花连则认为台东才叫东方,东方的过去才是东方,西方的过去才是西方,到底哪里才是真正的东方呢?人只要心正则气盛,自然随时随地都吉祥。何必被这些莫名的惶恐,束缚我们的心?」

  巴西人的终身大事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使是人间好时节。

  中国人有许多规矩,如结婚要合八字、看时辰;有人往生也要看时辰,以避免犯冲。其实,这些都是我们自设的规矩。

\

  有一次我有个俗家亲戚从巴西回国,他告诉我:「由于平时大家都有忙,因此巴西人有个习惯:结婚都是利用星期日;另外,人若往生,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出殡。」

  又说:「巴西人的墓地不必看风水,因为当地的墓园都是花园公墓。由政府规画之后,请建筑师设计。楼下是大厅,在假日可以提供全家人作为休闲之用,楼上则是放棺木的地方。在度假休闲时,可与自己的祖先们相聚,多亲近啊!」

  巴西人民,不也生意照做、家庭生活过得美满幸福吗?

  公妈喜坐摇摇椅?

  迷信不如不信,要平安,先要心安。

  有一个人告诉我:「师父!我家常常不平安,地理师来看了之后,说神位的方向不对,我就把它移向另一方。但是另一个地理师来,又说放这个方向不对,前前后后共移了六次,我该怎么办呢?」

  我说:「你家的公妈怎么这样难侍候,整天椅子坐不稳?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人生就像是一个舞台,下台后把装饰、配件拿下来,你是你、我是我,彼此再也没有台上所扮演的关系了。」

  「我们的厅堂上有『公妈牌位』,最主要是要让我们的子孙知道以前的祖先是从何处来?籍贯在哪里?姓名是什么?这是人生的根,让我们知道如何寻根、常常回报父母恩,而不是要我们常常挂虑『公妈』的位置。所以,你只要心安就好了。」

  孔子的小老师

  无一事而不学,无一时而不学。《朱熹》

  孔子七十多岁的时候,有一次乘坐马车经过一个地方,正好有个孩子在路上用泥土筑起一座城。

  子路很急躁地对孩童说:「小孩子,你没看到马车来了吗?怎么不赶快闪开呢?」

  小孩子很安然自在地抬起头说:「喂!自古以来,应该是马让城呢?还是城让马呢?」

  孔子在马车上听到,便赶紧下车,双手打恭作揖地说:「孩子,你真是我的老师啊!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都没想到这个问题,竟让你教我体会到这个道理。你真是我的老师啊!」

  卖米粿的夫妇

  看淡自己是般若,因有般若而自在;

  看重自己是执着,因生执着而烦恼。

  有对中年夫妇从台南来,他们是做小生意的,推着小推车,在路边卖炸米粿。

  去年,他们看到「慈济」的报导后,当天整晚都睡不着觉。太太建议说:「我们辛辛苦苦参加的两个互助会,是不是把它标下来给师父建医院呢?一来不怕被倒会,二来又是真正在种福田。」

  先生听了,非常赞成太太的建议。

  太大又问他:「我们的小摊子一遇刮风下雨就无法做生意。如果我们把会标下全部给师父,你的心会怎样?」

  先生回道:「别人吃三餐,我们可以只吃两餐啊!两餐不继,就吃一顿吧!」

  有一次他们专程来花莲,到精舍已是傍晚时分。由于我的脚部扭伤,所以没与我见面。因为隔天晚上还要做生意,他们第二天一早就搭六点多的车子回去了。

  有人问他们:「你们不是要见师父吗?」

  他们说:「早上师父出来吃早餐时,我们已经远远地看到了,这样我们就很满足了。」

  延迟订婚的年轻人

  能舍私利,才得公益。

  在筹建「慈济医院」时,有一位年轻人让我好感动!他一听到慈济要建院,就和母亲商量,准备将订婚的金饰全部捐出,以响应建院。

  他说:「慈济建院只有一次,而今年不订婚,还有明年;明年不娶,还有后年。真正愿意嫁给我的人,绝不会只看在金饰的分上。」

  一对感人的夫妇

  宝物不用如废物。有智慧的人,能利用它而得福德。

  有一对夫妇,将他们储蓄的珠宝盒捐献出来。

  我问先生从事什么行业?

  他说:「我白天上班,晚上开出租车。」

  他是在一次听我讲经之后,深深觉得:慈济工作,人人有责。所以,他一回到家便和太太商量,太太马上将戒指、项链、手镯和孩子的帽花取下来交给他。

  她告诉先生:「我们有没有这些东西都一样;但是捐给师父,却可以变成救人的事业。我们虽然没钱,但是还有这些东西,就把这些金饰统统捐出去吧!」

  高雄也有一位帮人糊纸袋的年轻妇女,家境并不富裕。她从我讲话的录音带中,得知我们要建医院十分感动,便将脖子上的结婚项链和孩子弥月的金帽花,连同现金一万元,托委员带来给我。

  他们都不是富商巨贾,维持三餐温饱并非易事,但是他们却点燃了人性爱的光芒照亮别人,也照亮自己。

  蜜汁的迷思

  众生处在危如深井的三界中,无常如狂象,昼夜如二鼠,

  生命难保常安;若迷于世乐,则难逃堕落之苦。

  佛经中有一则故事:

  有一个人在旷野中,被一只狂象追逐。他惊慌地逃到一口空井时,发现有一条树根伸入井中,便顺着树根躲入井里;快到井底时,看见有一只大毒龙正张着血盆大口等他,旁边还有四条毒蛇对他张舌吐信。他被眼前的情形吓坏了,立即抓住树根往上攀爬。不料,他的头顶上方却有一只黑鼠和一只白鼠正在啮吃树根。这时候,他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惊惶无助之际,井上的一棵大树忽然滴下一滴蜜在他的嘴里;他细细品尝那滴珍贵的蜜汁,竟迷于它的美味,而忘了要赶紧离开这口险井。

  我们可以借着这则譬喻反观自己:是不是也常被世间的欲乐所迷惑呢?

  屋漏偏逢连夜雨

  生活在幸福天地的人,经常无病呻吟,

  因为他不了解真正的病痛。

  宜兰有一对李姓夫妇,每天将孩子打点妥当就一起上山工作;结束一天的工作,又一起回家。虽然贫穷,倒也享受了天伦之乐。

  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两夫妻上山工作时,孩子到海边玩水,不幸惨遭灭顶。做父亲的深感因工作而疏忽小孩,才使孩子遭到不幸,因此在事故发生之后半年,他就不再上山工作,而就近从事捕鱼的工作。

  但是,他上船工作的第三天,船在海上遇到大风浪,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这位妇人半年前失去一个儿子,半年后又失掉丈夫,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击!但是她为了抚养其余的四个儿子,不得不强打起精神与毅力,继续到山上工作。

  当她上山工作时,家里两个幼小的孩子,一个三岁、一个七岁,由于乏人照顾,在家里玩火柴,不慎将一间茅屋烧毁。当时的她,真是痛不欲生!村里的人,看到这位李姓妇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接连遭遇三次不幸,十分同情她。于是,村人便合力为她在海边简单地造了一间房子。但是房子盖好不到三个月,又在一次台风造成的水灾中被冲毁了。

  就在这位妇人贫穷无助时,我们发现了这个个案,就和村人合力再为他们在头城造了一间房子,并且按月资助他们的生活费用。

  有一天,我到宜兰复查贫户,心想:我们为她盖的房子,大概也差不多完成了,便决定去看看她。到了她家,房子已经盖好,墙是用砖砌的,屋顶覆盖黑油纸,看起来满坚固的,不过门却锁着没人在。

  我们正想打听妇人的去处时,邻居们问我:「师父!您是不是从花莲来的?」

  我说:「是啊!」

  他们说:「这位妇人真可怜,还好有您的帮助!昨晚她的孩子被毒蛇咬伤,现在人在医院,可能很快就会出院回家了。」

  我说:「是不是伤势不要紧?」

  他们说:「不是!是因为没钱住院。因为医生说要注射血清,但是她没钱缴费,听说今天早上她去办出院手续。」

  我和委员不敢再久留,便马上赶到医院去。到了病房,看到这位妇人一脸「无语问苍天」的无助模样,真是令人同情。

  我问她:「孩子的情况怎样了?」

  她手上拿着一张单子回答我:「我想办出院手续。」

  我说:「妳不能办出院手续。」

  「若不办出院手续,我根本无力缴交血清费及医药费。」「孩子的脚都肿起来了,怎么可以出院呢?你要让他继续住下去,慈济会帮助你的。」

  经过我们的劝说,她才为孩子办了继续住院的手续。我松了一口气,但是心却隐隐作痛!为眼前这对可怜的母女,也为这人间的苦难众生。

  饱与饿

  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因为没有人能离群独居。

  曾经有人问:「地狱的众生想吃饭,却因为筷子太长、手太短而吃不到饭,因此他们都饿得很痛苦;天堂的天人,他们的筷子和地狱众生的筷子一样长,却能吃得又饱又快乐。这是为什么呢?」

  我说:「因为地狱的众生,心地都很自私,谁也不愿意为别人付出,所以永远也吃不到东西;而天人彼此都能互助、喂食对方,因此大家不但能吃得饱,同时也吃得很快乐。」

  可悲的是,前者的现象在人间社会却也处处可见。

  谁比较爱谁

  儿女的欢笑,是父母的冬阳。

  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大,随着儿子和媳妇来花莲看我。我向她说:「老菩萨,妳真的好有福哦!」

  她非常高兴地说:「我这样就是老菩萨哦?」

  我说:「是啊!因为妳用爱心栽培这个菩萨子,所以他才能奉献人群、利益社会;能够奉献人群、利益社会的人,就是菩萨啊!他既然是菩萨,妳就是老菩萨了!」

  她说:「师父,您真好,我很感谢您!因为您让我的儿子和媳妇处得很好,我再也不用操心了。」

  我问她:「以前不好吗?」

  她说:「以前他们两个很会吵架。」

  听说以前两夫妻吵架时,常说谁怕谁?有一次我对他们说:「不要说谁怕谁?要说谁比较爱谁?」

  从此,这对夫妻如果有冲突时,就会同时想到「谁比较爱谁?」而互相有爱的竞争,能够彼此礼让、体谅对方,因而相处得很好。

  母爱的升华

  能藉事练心,才能节制心灵无止境的饥渴,

  并体验付出后的快乐与满足。

  有一位才七岁的小孩,将他所有的储蓄,以父亲的名义捐给慈济。

  这位妈妈才三十出头而已,长得很秀气。她听了小孩对我说的话后,感动得流泪!

  她说:「师父!我什么都满足了。过去,我总觉得人生缺少了什么,永远有不能填满的感觉;然而今天,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她接着说:「我儿子有这分爱父亲的善心,身为母亲的我,怎能不如孩子呢?我要用我儿子的名义捐出三十万元。」

  后来这位妈妈到美国学医,希望将来学成,能为病苦的众生服务。她在留学期间利用时间打工,以筹足她当初发心捐献的三十万元。

  她写给儿子的信中说道:「妈妈没有打越洋电话给你,忍着没有听到你的声音,是想节省电话费捐给『慈济』。虽然我们的时空距离隔得那么遥远,但心却是牢牢地连在一起。孩子!你要体谅妈妈!」

  我们可以想象:她初到美国,人地生疏、举目无亲,生活一定非常艰苦,然而她却能克服思念爱子之心,将私情升华起来,化为奉献的大爱长情,实在令人感动!

  老人的斧头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一朝尘尽光生,

\

  照破山河万朵。」

  佛经上有一则譬喻故事:

  有一位孤苦无依的老人,一生贫困,只靠伐木来维持生活,手中的斧头已经跟随他几十年。

  有一天,一位从外地来的商人,无意中看见老人手中的斧头时,忽然眼睛一亮!因为他看出这不是一把普通的斧头,而是世间少见的宝物;可惜的是,这把斧头被老人拿去劈薪砍柴,以致磨损了一大截。尽管如此,这位识宝的商人还是对老人说:「老伯,您手中的这把斧头能否卖给我?」

  老人说:「怎么可以呢?我这一生都靠这把斧头伐木、劈柴,维持三餐啊!」

  商人又说:「那我用一百匹的锦缎和你交换,好吗?」老人听了,心里很不舒服,以为商人在和他开玩笑,便不理会他。

  商人以为付出的还不够,就说:「老伯,你是不是嫌我给的太少了?那我就付给你两百匹吧!」

  老人听了,很生气地说:「我现在正忙着,你却在此纠缠我、浪费我的时间!」

  老人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商人看他这么不高兴,以为这种价格仍然不够,就马上改口说:「那五百匹!五百匹好吗?」

  老人见他如此认真的态度,于是开始相信自己手中的斧头,能换得五百匹贵重的布,竟然忧伤地哭了起来。

  商人以为老人舍不得卖斧头,就安慰他说:「老伯,你不要再哭了!如果这样还不够的话,我再加到一千匹好啦!」

  老人听了,呜咽地说:「太多了,实在太多了!只是这几十年来,我竟然不知宝物在我手中,还用它来伐木、砍柴。如今,这么宝贵的东西磨损了大半截,叫我怎么不伤心呢?」

  跑道场

  不先培养爱心和耐心,则学佛难成。

  有一位佛教徒经常跑道场打佛七,她第一次到精舍时就说:「师父,我今天能来很高兴,差一点就来不成了。」

  我问她:「为什么来不成呢?」

  她说:「先生不肯让我来。因为几天前,我接连打了两次佛七。回家后,先生责备我不顾家庭,因此不让我出来。」

  我说:「妳难道没告诉他吗?是不是家里很忙?」

  她说:「家里是做生意的,但是我认为精进比较重要。人生无常,修行这条路不赶快走怎么行?所以,第一次打佛七时,我就不告而别;回去后,先生骂我出门也不说一声。两天之后,我告诉他要到高雄打佛七,先生又骂我家里都还没有整理好又要出去。前两天回到家,两人大吵了一顿!事后我的心情很不好,知道花莲有打佛七的活动,心想来拜拜佛,心情或许会开朗些。」

  我说:「对不起!妳来这里拜佛,心情是无法开朗的。因为妳来这里拜佛时,家人正在起烦恼。由于妳的信佛,使全家人反对佛教,他们又会在社会造下多少口业?这都是因为妳没做好家庭主妇的本分,难怪先生会反对妳。」

  痛苦与痛快

  人在痛苦时会发出呻吟;呻吟是声音,笑也是声音;

  呻吟给人忧愁,欢笑却给人欢喜。

  有一位从嘉义来的脊椎瘤患者,右手脚已经稍有萎缩了。他在慈济医院办好住院手续后,便和太大到精舍看我。

  他说:「几年前,我们就参加『慈济』了。我一直有个愿,希望能来看看『慈济』:这次开刀,正好两愿一次完成。」

  他要离开之前,要求我以最简单的一句话,告诉他如何消掉业?

  我说:「你要专心。做事业时,就专心做事业;现在生病了,就要专心治疗;有病障来时要欢喜接受。」

  他开完刀后,我去医院看他,正问医生:他醒了没?真凑巧,他就在我说话时醒过来了,马上开口说:「师父!您好!阿弥陀佛!」

  我问他:「有没有信心?」

  他说:「我有信心,我要专心调养!」

  前天,我又去病房问他:「开刀后,还痛不痛?」

  他说:「还会痛。」

  我告诉他:「种苦因就得苦果;种乐因就得乐果。痛有两个字:一个是痛快,另一个是痛苦。你如果要消业,痛就不要苦。如果病了,觉得既痛又苦,你就种了苦因,就会常常痛苦,你应该放开心胸,高兴该来的终于来了!欢喜地接受它,在病中就可得到健康、快乐的果。」

  当我再去看他时,问他:「觉得好一点了吗?」

  他回答得很有智慧,说:「师父!我很痛快。」

  病中的笑容

  病申的笑容,恰似乌云散尽后的煦日。

  有位二十一岁的女孩,家住中坜,罹患心脏病多年。当她在桃园的医院检查出必须做开刀手术时,即坚持转诊「慈济医院」。她开刀后第四天,我前去探视,只见她精神奕奕地坐在床沿,和照顾她的姊姊谈笑风生,看不出丝毫的病容。

  我问:「妳来开心啊?」

  「对呀!我来开心。」

  「妳开心,我们也『开心』。」

  她听了又是一脸的笑意,在旁边的姊姊也欢欣地表示:「看到她笑,我们全家都非常高兴。」

  六尺巷

  愚痴者常在心地筑起坚固之墙,禁锢自己;

  智慧者却能拆掉这堵墙,让人事更圆融。

  古时候有位进士张英,德学深厚,深得皇帝器重。

  有一次,他随皇帝巡行四方。隔壁邻居便趁机将两家共享的一墙打掉,将自己的房子扩大了三尺。进士的儿子无法制止,只好写信请父亲回家处理。

  张英看过儿子的来信以后,并没有动身回乡,只写了一首诗寄给儿子:

  千里家书只为墙,

  让他三尺又何妨?

  万里长城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儿子收到信后,就不再追究。这位邻居辗转得知张英写了这样的信,心生惭愧!不但退还原来的三尺土地,还自动退了三尺。

  张英回乡后见到这种情形,也不愿收回自己应得的三尺土地,于是成了邻里皆知的「六尺巷」。

  手术枱上的诵经声

  身病心不病,苦时能舍苦,痛时能舍痛,自然无痛苦。

  有一位委员的妈妈患了乳癌,来慈济医院就医。

  她开完刀隔天,我去医院探视。当病房的门打开时,没看到病人在床上,原来她坐在窗户旁的椅子上。

  我说:「妳昨天才开刀,怎么现在就坐起来了?」

  她说:「我不觉得不舒服啊!昨天要进开刀房时,就一直听到精舍诵经的声音;醒来时,手术已经完成了,且身体也不觉得痛,晚上我就自己上厕所了。这里的医师不但医术高明,而且很有爱心。」

  我说:「精舍和医院距离十二公里,精舍的诵经声,妳竟能听得了了分明而忘记手术之痛,这是妳的诚心感应啊!」

  再生缘

  原谅别人是美德,原谅自己是损德。

  多原谅别人一次,就多一分福。

  多年前的某一天,母亲打电话到花莲,告诉我一件令她非常伤心的事我的小弟在军中被人失手打死了。母亲问我该怎么办?

  当时,我很冷静地安慰母亲:

  「弟弟已经走了,再做任何举动也无法起死回生。佛教讲因果,若非过去世中有某种冤业,今生就不会遇上这种境况。您应该转换心态,为那个失手杀人者的母亲着想,她的心情一定比您更痛苦!因为她的心里除了万分愧疚之外,更害怕她的孩子会遭到严厉的处置。她孩子的命运正操纵在您的手中;只要您一念慈悲,设法替那个孩子脱罪,就可以放他一条生路。弟弟已经过世,您要以佛心普爱天下众生,别人的孩子也是您的孩子啊!您一定要护着那个失手错杀您儿子的人。」

  母亲接受了我的建议化悲痛为爱,以德报怨。

  在军事法庭上,她告诉法官:「我儿子的精神不太好,可能因此才被误杀,我不恨对方。」

  后来,母亲保释对方出狱。母亲这种「化仇为爱」的菩萨心,令对方的父母万分地感激;更给那位年轻人一个自新的机会。

  看轻病痛

  看重病痛,就是看轻自己;看轻自己,就不得超越。

  有一位因肺癌往生的慈济委员,她在未闻佛法以前,一直埋怨自己的遭遇;接触慈济后,常听我说:「病的时候,就要欢喜接受;专心地调养,把痛苦转为痛快。」

  她听了我的话,就想:「对呀!同样是痛,为什么不痛得快乐,而要痛得那么辛苦呢?愈是苦,精神上的负担就愈沉重,若能将痛转为快乐,精神就轻松多了。我应该听师父的话。」

  后来她的癌细胞开始扩散,但是仍表现得与常人无异;直到往生前两天,才住进医院。她一再告诉家人,不要将她送进加护病房。

  她说:「师父说过,来就自由地来,去就自由地去;不要将我送进加护病房,我要你们陪在身边。」就这样,她轻轻松松地走了。

  她病危时,女儿从巴西赶回来看她,她还一再提醒女儿要来见我。

  她的女儿告诉我:「妈妈再也见不到师父了。」

  我说:「十分病,妳妈妈用七分精神来支持,而克制癌细胞的侵袭,使自己有如常人一般,我很安慰!她真的做到不被病所苦,而能病得快乐、病得潇洒!」

  诸行无常

  信心、毅力和勇气三者俱备,则天下无难事。

  佛陀出家历经了三大阿僧祇劫,他的心非常切切。在佛陀《本生经》和《般若经》中,有一段经文描述佛陀过去修行时,身体力行的精神。

  在雪山地方,有一位求道者独自隐居在深山中追求真理,但是长时间以来,他的心中仍有一分无法启开的矛盾。虽然如此,他仍然不断地在寻找启开心灵矛盾的方去。

  有一天,天帝忽然看到一道毫光从雪山地方直冲天宫。他看到了觉得非常奇怪,就问天神:「这道毫光是怎么来的呢?」

  天神回答:「雪山中有一位真修行者,可能是他的德行之光冲射到天上来。」

  天帝听后说:「奇怪?自古以来,娑婆世界虽然出现很多修行人,却都无法长久继续这分恒心,没多久就动摇了初心;就像倒映在水面的明月一样,水动月就破。难道雪山那位修行者,是真心在修行求道吗?」

  天神答道:「自古以来,虽然有无量无数的众生发菩提心要修行,却都很快就退了道心。但是这位修行者却不一样;他生生世世都在菩提道中再接再厉,从未退转过。」

  天帝听了说:「既然有这么持之有恒的修行者,我就去试试他的求道心。」

  天帝说完,就化身到雪山,果然看到这位修行者。那时天将黎明,这位修行者坐在大树下的石头上,诵念着古代圣人所留下来的经文。他正为无法突破矛盾的心灵而感到苦恼之际时,突然听到一股非常柔和清净的声音。他仔细地听,听到很清楚的一句偈文:「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他听了之后,觉得好像有一道光注入他的心灵,长久以来的矛盾苦恼顿时消失了。他发现自己所要追求的法就在这里,心中有如「久旱逢甘霖」般地欢喜!可惜,这句偈文只有一半而已,他想再听下半句,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他急忙地四处找寻声音的来处,结果发现在深涧中,有阵黑烟向上浮动;不久,就出现了一位面相丑陋的化鬼;他眼大如铜铃,脖子非常细小,却又肚大如鼓。

  修行者看到此鬼时,心中一点也不害怕。他想:既然四周都找不到人,那么,刚才的声音一定是这位化鬼发出来的,他既然会得到半段的偈文,一定是过去生中曾接受过圣贤之教。

  所以,他很虔诚地说:「大士啊!刚才那半段偈文,是不是从您口中歌颂出来的呢?如果是,请求您再把另外半段偈文教授给我好吗?」

  化鬼说:「那句偈文,是从前一位在山中修行的贤者告诉我的。不错,刚才的偈文只是前半段而已,你要我教授另半段当然没问题!但是我很久没吃东西了,肚子很饿!我哪有力气传授你另半段偈文呢?」

  修行者回道:「你是肉体饥饿,需要食物来维持生命;而我是精神的饥饿,需要妙法来延续慧命。我愿意以我的身体,来交换另半段偈文。」

  化鬼听了之后,同意交换条件,便说出另半段偈文:「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修行者听了非常欢喜,他悟到世间一切都是无常,不管有形无形、是声是色,皆是生灭无常啊!能透彻无常真理,则得自在永恒之乐!

  半身闯天下

  每个时刻都是生命的开始,也是生命的结束;

  要紧的是开创新生。

  台中有一位贫户,平时做小生意维生。有一天,他被火车辗过下半身,整个下肢都被辗断了,六尺之躯仅剩下三尺,所幸生命保住了。

  当时我鼓励他:「人生并非只有两条腿才能走路,世间的道路你才走不到一半,还有一半以上的人生路要走;你今年只有二十八岁,要拿出勇气!只要记住母亲刚生下你的时候,你也一样不会走路。如今不幸遇到意外,应该要有再生的意志,即使少了两条腿,还有两只手。从今天开始训练自己,利用万能的双手去创造未来另一半的人生。」

  他流着泪对我说:「师父,我以为我这一生已经残废了。听到师父的话,我立志决不残废!从今天开始,即使我坐不稳,也要将自己绑在轮椅上,利用我的双手抚养两个儿子。」

  他真的自立了。虽然不能站起来,他靠卖奖券也维持了一个小康家庭。

  一位日本画家的心愿

  最有力的人,是被侮辱而能忍得起的人。

  能忍辱又不存恶意则受人尊敬,成就一切。

  日本有一位名画家,很多人都喜欢他的画;但是他的画却很贵,而且要画之前必须先谈价格。

  有一天,一位艺妓来到他的画室对他说:「听说你的画很有名,我想买一幅。」

  画家问她:「妳出得起价钱吗?」

  她说:「当然!但是,你必须在我指定的场所作画。」画家答道:「看妳出什么样的价钱,我就可以在什么样的场合作画。」

  艺妓说:「好!那就请你在三天后,到我家来为我作画吧!」

  三天后,这位画家果然依约前往。原来,这位艺妓在当天约了很多社会名流到她的茶馆去,存心要给这位画家难堪!她看到画家来了,就向众人宣布说:「你们看,大家都认为他的画很了不起,可惜是一个要钱不要脸的人。他只值得在我的裙襬作画啊!」

  这位画家听了她的讽刺,仍然若无其事地面带笑容说:「请问妳要画在哪里呢?」

  艺妓拉起裙子说:「请妳跪下来,就在我的裙襬画一幅画吧!」

  这位画家真的跪了下来,在她的裙子上作画,大家都对画家的行为感到不耻。

  后来,人们才知道:原来,他是一位很虔诚的佛教徒。他所居住的村庄时常会有风灾、水灾,五谷无法收成,因此村中有很多老弱妇孺三餐都无法温饱,情况非常可怜。于是,他在村中设了一个秘密仓库。每赚了钱,就买一粮食放在仓库中:等到灾害发生或有饥寒时,再拿出来赈济贫困。

  那一年,他所住的村庄,对外交通的唯一一座桥被洪水冲走了。有很多人涉水不幸失足,他为了要整修那座桥,才拚命地赚钱。

  真相大白后,大家都赞叹画家的慈悲和忍辱的工夫。

  智者盘珪禅师

  愚者自以为是,智者善转「是」念。

  日本的盘珪禅师,有一天正要讲经时,从大众中走出一位修行者。他对禅师说:「禅师,我知道很多人都很敬仰你;但是很遗憾,今天的群众中却有一个人不服你。」

  禅师面带笑容问道:「是谁呢?」

  修行者回答:「就是我,我不服你!」

  禅师说:「你是来与我讨论佛法吗?那就请你过来吧!」这位修行人就走过去。

  禅师接着对他说:「请你到这边来。」他又依着禅师的话做。

  禅师又说:「不对,是这边!」修行人又走到另一边。

  最后禅师说:「感谢你服了我。」

本文链接:佛陀的遗产

上一篇:佛陀身边阿难尊者和迦叶尊者的表法意义

下一篇:佛陀:拈花微笑里生禅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