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佛陀学纲

时间:2019-09-04 09:03:42作者:

  ──十七年八月在首都毗卢寺讲──

\

  一 原理──现实主义  甲 现行实事  乙 现事实性  丙 现量实相  丁 现变实力二 动机──平等主义三 办法──进化主义四 效果──自由主义  今天在首都首刹毗卢寺,和首都同人相聚一堂,更得李主席驾临指导,这岂但是太虚个人的荣幸,实在可以说是佛学昌明的预兆!到会诸君,大都已有相当的研究和行持,本不用太虚来讲说,不过因此盛会,太虚也很欢喜把二十年来研究所得,贡献各位以求各位的指教。  平常所谓佛,是梵语佛陀二字的简称,意义是觉者,就像世间有学问的叫做学者一般。所以,有普遍大彻悟的叫做觉者,觉者是人类最高人格的表现──因为人是小宇宙,与大宇宙一致不二,以全宇宙为自体是人生最高的价值,能够达到这个目的才是人生最高的意义;所以世界人类不可不求最高人格的实现───在人类得到最高觉悟的就是佛。佛是人类最高的模范,指示我们如何做人,如何进到超人地位,乃至如何做到完全觉悟。因此,信佛不是迷信,是彻底破迷,是趋向觉悟的。而且、佛并没有说只我是佛,你们一切都应当信仰我。却说凡有心灵觉知的皆有成佛的可能性。所以,佛是主张平等的,是主张人人都可以成佛的,人人成佛乃佛学的目的。就根本上说,佛法既不是宗教,也不是哲学,所以有人说佛法非宗教非哲学。佛法虽可以包括一切宗教、哲学,而却又超出一切宗教,哲学之上。如别的宗教,信仰者不能与被信仰者平等,佛法却不然。所以,佛教应该叫做佛法,不是宗教,不是哲学。  一、原理──现实主义(即法尔如是)  佛陀学的原理,用一种名词把他表示出来,就是现实主义。宇宙间一切存在的事事物物,都可以谓之现,这些一切存在的事实,就叫做现实。所谓现实主义,依佛陀学的道理讲,就是这些一切存在的事实,本来怎样就明白他是怎样,事实如何便还他如何。譬如花瓶就是花瓶,不能说是别样。现实主义的标题下何以写著“即法尔如是”呢?佛对于全宇宙完全觉悟,把全宇宙觉照得明明白白,所谓“洞见诸法实相”,也就是洞见全宇宙本来面目。全宇宙本来面目,在佛法上谓之法尔如是,就是说全宇宙一切存在的事实本来如此。其次,现实主义又可以说是佛陀无主义的主义。甚么缘故呢?世间上的种种主义。是参加个人主观和私见的,不是全宇宙公平无私和本来如是的;佛陀的现实主义,是全宇宙本来如此的真实主义,是非主观无私见的,所以是无主义的主义。总结一句,就是佛用很巧妙的言语文字,把本来如此的现实说出来,叫做现实主义;也就是根据佛陀教义,说明宇宙一切存在事实的真相。上来说明现实主义的名称所由来,此下再分开来讲。  甲、现行实事,现是显现出来,是现在有。譬如现在有世界,现在有人类,现在有万物。现前事物,无时不在流行变化中,不是一种固定的。宇宙间一切事事物物,大至世界小至一微尘,都在流行变化,所以叫他做现行实事。譬如人的一生,何年何月何日生,何年何月何日死;物件的何时成何时坏;推而广之,地球也是多少年数成多少年数坏;再讲远些,到太阳也有成时坏时;所以世事都有成坏、生死的一定限量。见到如此,还没有见到真相,因为宇宙万有不但是时时刻刻变化而已。一切显现的事物,生灭起伏,流行变化,如流水一般。这个变化之流,可以谓之生命之流。所以全宇宙一切存在的事实,都是大小相通,前后相生,刹那生灭相续的(最短的时间谓之刹那)。这种流变之理,依近代科学的研究,不但不违背,反而证明是很真实的。科学分析事物为分子、原子、电子等类,电子有阴阳性,是时刻有变化的;由此可见万物流行不息──科学的昌达,对于佛学虽有证明的地方,但科学是根据五官感觉而佛学是直接觉知的──。这才是见到宇宙的真相,即是宇宙现行的实事。  其次、人类的生命,其来无始,不是那年生后才有的;一生不过是生命流所现出来的一节,不是他的全体,如长江的一段一般。一生一死,不过是生命流的一种变化假相。一切事物亦如此,时时刻刻变化而又永久相续不断。能明白这种道理,即可以破除许多迷惑。  常人觉得人生是空虚的,无意义,无价值,除了饮食男女等以外,甚么事都没有。这样迷惑的结果,思想高的自杀,低的以为人生目的在衣食住等欲求的满足,所以全副精神用在追求生活的美满享受上。因之,彼此相争,使世界扰乱不已,争斗困苦的事情触目皆是,结果引出世界大惨劫来。这是对于宇宙流变的真相不明白,就是不明白现行实事所致,都不是觉悟者。另外有一种人,推测世界上一定有一个创造者主宰者,创造主宰世界万物,由此就产生宗教的迷信来,把人类本来的可能觉悟性障蔽,不能显出。无始无终,循环无端,是所有事事物物的真相。不明白这种道理的,只看见生命流的一节,所以立出造物主等类的名称来。但试问造物主是否一物?假如不<#PAGE 234>是一物,就没有自身,何以能造别物?假如也是一物,造物主是谁所造?如此,可见造物主不能成立。  要知世界万物,都不用他物来造,而是生灭相续流行不息本来如是的。如能明白人生真相是这样的无始无终,世界也是这样的无始无终不是没有生灭成坏,不过是流行不息循环不断而已。这就可以把心量放大到无边无量,心量放大就没有执著而与宇宙真相契合。像这样,现行实事无始无终,人生世界都如此,都是无始无终之生命的实现。过去一切行为为因,现在为果,现在一切行为又发生将来的结果,因果重重相续无尽,所以人生有不朽的价值!这种道理,不但学佛成佛要知道,就是要做有人格的人,有道德的人,也都应当明白,否则会生出许多烦恼来。照大乘道理说,先要做一个完善人,然后再进到超人的菩萨,再进到超超人的佛。想做一个完善人,对于现行实事,就不可不先明白;明白无始无终,才知道人生行为是永久相续不灭的,所行所为有不朽的意义,有不朽的价值。<#PAGE 235>  乙、现事实性 现事,就是现行实事。把他仔细考察起来:一人或一屋都有个体,其实这个个体不是定性,也无独立性;依佛法讲,是因缘所生。譬如粉笔,是垩、水、人工、模型等众缘凑合所成,有因还有缘,又如一茎草,是由种子、水、土、日光等所成,也是有因有缘;又如人生是生命之流,加上父母和合机缘,乃至水、土、日光、空气等关系,大而言之,世界的成功,也是由于因缘─- 因是四大(色法)种子(化学上的原子电子),缘是一切众生的业力──。由此推论,万事万物都是众多因缘所成,无固定性,无独立性。  像以上所说,人是聚合全宇宙一切而有所成功的,所以人是社会性的、宇宙性的,人的成功,就是宇宙的成功。古人说:“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也就因为每一种行动都是交互错综的,都是互相影响发生关系的。再如世界的成功,是由于人类的业力,这是确实真理,并非玄想。譬如一个地方,都是有道德、有福气的、自然可以造成一个好地方,否则只能造成一个坏地方。由此,可见人是社会性的、宇宙性的、并<#PAGE 236>无一个实体我──自我性。  大圣大贤,把关于全社会的力量发挥出来,普遍于全人类全世界,能够由人为转移一切;所以人对于社会的一切行动,不可不审慎。因为人的行为业力,不但影响于人类,而且还影响于全世界(世界也是业力为缘所成)。可见人无我性,是社会性、宇宙性,所以一言一行能够影响全社会全世界。既然知道人无自我性,依此道理做事,自有公平性,即成大公无我;因为大公无我,就是人生宇宙的实性。  平常人认定自我,自私自利,斗争不已,以致世界不安,人生无宁日。其实人类是应该互助的,不是应该斗争的。孙中山先生所讲的三民主义,也讲到此处,说斗争是社会的病态,真正的人生态度是互相调和的。明白现实的真实性是社会性、宇宙性,是大公无我,由此发心做事,自然一切都是和平安乐。这个并非勉强造成,是宇宙万有的真实性本来如此。佛陀学的原理,就在众缘所成,本空无我。既明白人生宇宙的真相如此,知识方面就有智慧,行为方面也就把握到妥当做人的方法。<#PAGE 237>  丙、现量实相 量是测量,能量的即是知识。用知识量度宇宙万物,所以宇宙都是被量的。量有两种:一现量,二比量。现量是直接知识到的,譬如看见颜色听见声音,是现在显现的。比量是依据直接觉知而推知的,如望见茶而知止渴。量就是正确的知识,一点没有错误的。归纳一句,现量是事实上的直接觉知,比量是理论上的推知。还有一种错误的量度,叫做非量,是不正确的知识。依科学上的知识,平常的知识,错误很多。又、世间的现量是部分的零碎的经验,不是普遍的、完全的,这种缺陷可以由比量补足。比量有普遍性,而其缺陷是缺少确实性。有这两种缺陷,所以常时发生错误。譬如古代政治制度,在当时的环境里,是适用的;当时的人,虽然认为天经地义,现在却不能适用。可知比量远离确实性,就会发生流弊,甚至由错误而生苦痛。  真正的现量,是完全的普遍的直接知识,不用推论而足以弥补平常知识的缺陷。准于现量的实相,就是人生宇宙万有的真实相,也就是佛陀最高觉悟的无分别智的境<#PAGE 238>界。相对的知识,譬如黑白的知识是有分别的,不完全不普遍而且是相对的。佛学上所要成功的智慧,是要将相对的不完全的超越而成为完全普遍的知识──一切智。成功此智,是佛法上的目的。学佛,即是学得此完全智慧的方法。得到此智,亲切证明宇宙人生的实相,能够了知的觉悟性完全发挥。这就是学佛的理由。因为人生的苦痛由于错误,没有真正的现量而来;假如证成了此智,就一切迷妄已去,一切苦痛皆无。至于这佛智如何而得,就必须用深刻的修持工夫。前两重还可以用理论解释他,第三重必须依法实行。人人可成,但须有适当的方法。修积成功,达到成佛目的,是佛学的最精要处。  丁、现变实力 全宇宙中一切显然的存在的事事物物,都是随时变化的,而变化的当中有一种能变的力量,这就是现变实力。平常误会是神或造物主,依佛学说起来,这是错误的。须知能变的力量所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是心识的力量。万有都变化,而真实变化的力量是人心乃至一切众生心。人人有心所以人人自己能变化。<#PAGE 239>都能自由自主,只要自己对于宇宙真相有相当的认识。立志力行,即可达到目的。大圣大贤英雄豪杰乃至发大愿成佛,都能自由自主,不过看知识到何种地位而已。譬如唯物史观,只看见唯物一方面的道理,不知道是欲望知识进步、发见发明渐多的缘故。由心识变化而人生行为变化,以致生产方法亦从而变化;乃至民族心理,人类知识,都是世界转变的原因。故所有事物,都是随心理知识变化的。讲远一点,天文学上所考究到的全宇宙,也确实是随众生心理的变化所显现。试看佛学上修养相当的人,不能见的能见,不能听的能听,就因为心理的力量能冲过自然界的力量的缘故。总结一句,就是能变力在心。我们都有心,故都能自由自主的向上发达到最高成佛地位。  简约说,佛学不是消极的,厌世的或迷信的,而是发达人生到最高最圆满的地位的。以最高成佛为模范,把人的本性实现出来,从人生体现出全宇宙的真相,才完成人的意义。<#ITEM>二 动机──平等主义(即大慈悲性)<#_ITEM><#PAGE 240>  依前面所说的学理,可知人人都可以成佛,佛不只是被人信仰的,而是做人模范的。只要明白佛是如何发心,如何修行,如何成功,照著他去办,就一样的可以成佛。发心,就是动机。动机正当,后来所发生的行为结果必定圆满;假如动机偏颇或者误谬,结果也就必定不完善。成佛学佛的动机,就是平等主义,所谓“一切众生悉皆平等”。就是近从人类,广到宇宙间一切形形色色,体性悉皆平等。但在世法上看起来,并不如此,一类一类的分别是不平等的。像土石是无生机的,草木之类是有生机的,动物是有感情知觉的,到人类更有思想理性道德。这似乎没平等可言。那末一切众生之类悉皆平等,到底在何处见到呢?佛讲实事实性完全平等,小自一微尘大至一世界,近自人类远至一切众生,都是流行不息的生命之流。在这点上悉皆平等。  一切众生皆有心,皆有现变实力,都有可以达到最高觉悟的可能性,就是佛性。──依此点讲,就一切平等。众生都可以达到最高尚最圆满的地位,佛的地位,并非超出一切人类之上。此项思想,与共和国的道理相合,如共和国民皆有做共和国元首<#PAGE 241>的可能性,与君主国不合。佛的平等主义,是全宇宙界、全众生界的平等主义。成佛的动机,是在全宇宙悉皆平等的地方发心,普为全宇宙一切众生发心成佛,非为一人、一时代、一地域成佛,这是最普遍平等的愿心,也就是大悲心。佛心具有普遍全宇宙的大光明智慧与一切完全的道德能力。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向来迷而不知把自己看得很小,将生命流上一点假相认为自己,向外推求;人人如此,便互相隔碍争斗,种种苦恼随之而生。其实,这都是冤枉,完全由于自性不觉,自找苦吃!这并非是外物给予我们的,也不是绝对不可变的,不过是对于宇宙真相自性不觉悟,所以起种种推求争斗而生种种的苦恼。人人都是佛──都有成佛的可能性,但都迷而不知,可悲可悯!像这样,知道全宇宙一切众生都可悲悯,都可以成佛而却在冤枉受生死轮回之苦,于是起大悲心。因此,自己不成佛,永远没有脱离痛苦之处,一切众生亦然。凡是未到成佛地位,都是不圆满,不免向外有所求而有变化,在流转变化中有不能自主处,所以有种种苦恼。但是众生本性,像山溪间的流水,千回百折非流到大<#PAGE 242>海不止。一切众生的本能觉性,也一定要流到通河入海之处,就是走上成佛之路。有这条路,一切众生就都有成佛的可能。明白一切平等义,从此理性上发心,便走上成佛的路。愿令众生究竟离一切苦,得一切安乐,才是成佛动机,倘若单为自己个人,或者以为佛是不可企及的,想倚赖佛去求福避祸,即非学佛者。平常人以为佛与鬼神一样,信佛可以免祸得福;这种动机,在佛法上是迷非信。所以学佛应当普为一切众生发心,不过在实行上,可以用种种不同的方法。譬如我们中国人,现在受著种种压迫苦痛,就应该去做救国救民的事业,这种动机是正当的。但是实行,必须从能够做到的先去实行,而动机上却又须完全平等。在大平等主义上发心,才能够做救国救人类的事业。此在佛法上讲起来,即所谓发菩提心,修菩萨行。从佛性上发动为社会性宇宙性而发心,自然是善的而无恶的,学佛的动机如此。  世人对于学佛每误以为是自私自利;古代读书人,也以为学佛的死后可以安乐。其实在小乘部分固有求个人解脱之意,但并非佛法根本,佛怯根本,在普为一切众生<#PAGE 243>发心,所谓“众生无边誓愿度”。释迦发心出家修道度世的动机,就由于对于自然界之观察;自然界虽生生不息种类繁多,但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互相吞噬互相残杀,能不能够生存,能不能够安乐,却非天地所问。一切生类互争互杀而得一日之生,觉得过于残酷,太可悲悯,于是去讲求如何免除一切悲痛惨苦的方法,这个就是大慈悲心。像孙中山先生民生主义的动机,也是出于想免去人类苦痛叫他得著安乐和平,也无非是出于一种菩提心。佛的大慈悲心,普为一切众生,但要免去众生悲惨的生活,先要自己觉悟宇宙人生的真相而具备救济众生的功能。释迦幼年,有一次到乡间观察,看见农人耕地的时侯,虫从土里出来,乌鸟随即把它吃掉。释迦嗟叹自然界的生活残酷可悲悯,痛彻心腑,从此发心考察人生宇宙的真相如何,免去苦痛的方法如何,而勤求无上正觉的大道。此乃成佛发心,所以不是消极的,结果也就得著和善安乐的生活,就是大涅槃。释迦修道的动机在成无上正觉之佛,所以成佛以后,居不宁处。说法度人。由此可知佛是普为一切众生发心的,不是自私自利的,又不是空想做<#PAGE 244>不到的,是有一种妥当办法切实进行去实现的。平常以为佛法乃非人生的,厌世的,非伦理的,都是误会。生命之流不自觉悟,所以有不安宁的状态;求世界人类的生活完全平等,再进一步求一切众生皆得平等安乐,即是成佛动机。所以佛法不是非人生的,乃发达人生的;不过不是专发达物质的生活,也不是专发达精神的生活,乃发达生命的完满生活。这是大乘佛法的本义,学佛的动机,须辨别清楚。  学佛原有小乘大乘之别,小乘动机但求自己解脱,平常以小乘为真正的佛法;还有对于佛法真理不明白的,以为佛是鬼神,这都是错误,因此生下许多误会的评论。所以要辨清学佛的动机,可以约为四义:“皆有佛性,皆能成佛,自悯悯他,普成正觉”。就是说皆有成佛的可能性。皆有学佛平等的实性及可能性,所以皆可以成佛。这又可分做四层讲:第一重是相信宇宙万有有一种普遍完全的真理;第二重是相信这个真理有最高无上大觉悟的完全认识(无上菩提);第三重是相信这个无上正觉有得到过的,如释迦;第四重是相信人人都可以得到。佛学根本信仰不出这四重。但现在人<#PAGE 245>类,在知识上、行为上、能力上、物质生活精神生活,都不圆满而生种种欲望,以至生种种痛苦,虽说都可成佛,而实处于可悲可悯的地位,把此世界人类众生所有痛苦,都看作如我自身痛苦一样,发自悯悯他心,才是大乘动机。这样发起大心,普为一切众生求得无上正觉,有真觉悟才能破迷,一切行为才能合理。惟佛法为能明白一切痛苦之源起于迷惑,根本铲除,可以说是彻底革命。而成佛的动机,可以说是在改造成全宇宙全人类的安全生活。<#ITEM>三 办法──进化主义(由人生而佛)<#_ITEM>  有动机而无适当的办法,即不能实现;办法不对,结果必适得其反。譬如社会主义,目的也在使人类得丰富安乐的生活,但无适当的方法,而利用鼓动人类嫉妒愤恨不平心的偏激方法,以致人类不但不能够得到安宁,反而使现社会更不安乐。可知理想虽好而无相当办法,反生更不好的结果。学佛亦然,最初讲了原理,又讲了动机,若无办法,如何能成佛?譬如旅行者,须有一条路,才可以前进,而佛法之路,即是<#PAGE 246>一种进化主义。此进化主义,与平常不同。依佛法讲,此自然界一切众生是循环流转(轮回)的,不是进化的,增进到一定限度即会退回。譬如人,小孩是经验少,少年时求智识学问,壮年做事,到了事业成功的时候,逐渐进入衰老期,结果不免一死。一生进化成绩,至死全毁。又如地球,有成住坏空的变化,也是循环而非进化。人类与世界,不过新陈代谢而已。平常的自然现象,免不了佛法上所谓生死轮回的循环,到限度满足时即退,不能成为进化。所以,现在的进化主义,乃假进化,非究竟进化。  生死轮回的循环流转是最不幸最可痛的,辛苦勤劳所得的成绩,到最后一齐毁灭,劳苦而无结果。对于这种苦痛,要有一种方法,打破生死轮回的束缚,才能达到真正的进化。假如能明白生命之流,大大小小互相关系互相交通,依此见到无限度的真生命,就无所拘碍无所执著,只会增进而不会退堕下来,先前说过,无论何物。都是全宇宙的关系所成,一物即一切物,一入一切。在此真相中,各各事物个体无实自我,乃全宇宙种种关系集合所成的假相;而真相是普遍全宇宙。又人生与世界,是无始<#PAGE 247>无终无边际无限度的,既知道无限度,就见到宇宙人生的无限量,能与真相完全契合,将人生思想行为改善,逐渐进步而成进化,这是超出生死轮回的起点。  大乘佛法上讲,由发菩提心修菩萨行(菩萨不是偶像的代名词,乃有觉悟的众生),打破循环流转,走上进化的大路。由众生的地位用种种方法修证,走到佛的地位,这个就叫做进化。也就是由人到十信菩萨地位。再经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十地,经过这种种进化,到佛地位才算圆满。可知宇宙是进化的,人非最后进化之结果,还有超人地位。十信完成人的地位,例如世间的大圣大贤;十住是超人的地位;十住以上是超超人的地位。佛以全宇宙为生命,全宇宙无限量,佛身亦无限量,这才是最后进化的结果。  佛虽然普度一切众生,一切众生虽皆有成佛的可能性,但惟人类最宜于佛法中修学。人以下的众生如畜生之类,一则苦痛逼迫,一则知识不发达,虽有佛说法也不能领会。人以上的众生,所处境遇太好太快乐,心为当前境界所迷醉,不想学佛。所以<#PAGE 248>人类是六道中最能端正心意趋向菩提的。就是唯有人类最富于成佛的可能性。所以佛示现在人类中说一切法,现在所讲的佛法,就是人类中流行的佛法。  自释迦成佛至今。已两三千年,流行的国土有好几十国,所经过的时代不同,民族不同,所以佛教史上很有相沿相革变化的地方。从佛的教化上看,第一、是契真理──所谓真理,是佛的圆满大智慧所证得宇宙人生的真相。第二、亦须合时机──即所谓合时代潮流符群众心理,倘若不合时机,就不得通行。佛法流行两千多年,经过几十国,当然是符合群众心理的。所以,佛法真理,虽然亘古亘今不变不迁,但因为符合各时代各民族思想之不同,佛法的法门也随著不同。  讲到此地,且把佛教历史的变迁说一说:释迦在印度出世时,国家安靖,民殷物阜,人民只怕生老病死。怕死之极,就求个人解脱。释迦为适合当时印度群众求个人解脱心理,于是先说小乘法。换句话说,就是当时求解脱的太多,并不知道人生世界当体是无始无终、无限量、无生死可解脱的;所以佛法不得不迂回曲折,适合当时群<#PAGE 249>众求解脱的心理,说无我解脱。把个人看空,我且无有,尚有何生死流转可得?但从无我上否认自我,非佛法真正意义,不过适合当时群众心理。所以所说小乘解脱法,是迂回曲折使由小乘达到大乘的,像大乘妙法莲华经中所说。小乘是一时的方便,不如此群众不生信心,不能到佛法中来。佛本来以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即令一切众生受佛开示,悟入佛智,得安宁无障碍的快乐,当时一般人只流传小乘;到四五百年后,龙树等才昌明大乘,但仍然是小乘形式。临了婆罗门教复兴,佛教衰落,就因为大乘思想与印度民族不十分相合的缘故。过后,大乘从北印度到中国来,中国人的思想是顺自然重人生的,所以小乘思想不甚合宜而流行大乘思想。但一般社会上流行的,非纯正之佛教,而为羼杂神道设教之佛教。大乘思想在儒家思想的中国政治社会下,只能退处山林,不能做社会事业,不能社会化,所以虽然昌明大乘思想,亦未能成社会民族教化。近来佛教有逐渐衰落的趋势,就因为不能随中国民族之变迁而进步的缘故。<#PAGE 250>  现在讲佛法,应当观察民族心理的特点在何处,世界人类的心理如何,把这两种看清,才能够把人心中所流行的活的佛教显扬出来。现在世界人心注重人生问题,力求人类生活如何能够得到很和平很优美。所应用的工具乃科学的;所实行的方法乃社会的、有组织的群众生活。换句话说,就是成功科学的,组织化的生活。现在中国民族所奉行的,是中山先生集合中国五千年文化的精华和世界上一切文化的特长的三民主义,要求佛学昌明于中国昌明于世界,应当在这个基础上昌明佛学,建设佛学!引人到佛学光明之路,由人生发达到佛。小乘佛法,离开世界,否定人生,是不相宜的。大乘顿教,也有与现代思想不相合的地方。能与现在的中国民族世界人类最相宜的,以大乘渐教为最。大乘渐教以人类为基础,进一步有一步的实证,就是大乘渐进之法。与科学化、组织化渐得完善之法相近。所以在此时显扬佛法,应当提倡大乘渐教。  详细一点说,就是佛学的第一步,在首先完成人格,好生地做一个人。一方面,<#PAGE 251>衣食住等物质生活,要有相当的解决;一方面,也要有合于人类理性上的知识、道德上的行为,做成有人格之人,与古来所谓士君子相合,然后把所明白宇宙人生的原理拿出来实行。就是先做一个完完全全的人,安全物质的生活,增高知识的生活,完善道德的生活;再以此完成优美家庭、良善社会、和乐国家、安宁世界,到士希贤贤希圣的地步,成功人中圣人,完成了完善的人格,再发无上圆觉的大心,起普度众生的大愿,到圣希天的地位,这是在人生上求进化,绝非离世独善的生活。像这样高尚的进化,就是十信心菩萨地位,也就是达到人格优美高尚的地位,使世间受其教化,古来圣贤都如此。这是大乘佛法第一步所行,所以大乘佛法初步,是人间世一切所行的道德。第二步十住,也有十种经过阶段。所有十信心完成的功能德用,结合成初发心住;此住成功,才真正的走上进化的道路。到这时候,生命流不是随风飘荡的,不是轮回流转的。发起了尽未来际普度众生悉皆成佛的决定心,所以须广学世间一切学问才能等等。这是坚固的菩提心,从此有进无退。初发心住以上还有九住,从这条路一阶<#PAGE 252>段一阶段进化上去。第三步是十行,从十住心更进一步而入十行地位。十住心由理观上去用功,修行圆满的时候,对于真理的理性已经能够符合一致。有此基本能力,多做牺牲利他之事,修波罗密多行:第一是修布施行,又叫做欢喜行,以世间一切众生之欢喜为欢喜,生命财产都以之布施,乃至牺牲一己去救人救世救国──这是财施。还有法施,以种种所发明的真理以及好方法,布施一切人。最后为免除众生恐布危险,济人救世,叫做无畏施。这样经过了十重阶位,所修行也一步进一步。佛法所说的神通证验,由此经过都实现出来。第四步是十向,向是回向的意思。从前十住偏于理,十行偏于事,到了十向事理就相一致(回事向理、回理向事到事理不二),这是第一重。其次、回众生心向佛,回佛心向众生,回自一切功德向他众生,以一切众生为自己( 回自向他、回他向自,自他不二),是第二重。  进化上所经过的阶级,由人而信而住而行而向,已经走了三分之一,就是佛典上所谓初阿僧祇劫。更起加行,就是集中以前所修种种行再加功用之行。由加行到初地<#PAGE 253>──欢喜地,此时已经到了见道的地位,体验到宇宙人生无始终无方体离一切言说不可思议的实相(与思想上假思理想不同)。身心改变,为平常人思想上所不能有,程度越高,力量越大。心理力量渐高,生理物理都变化,现实世界随心理改变,所谓宇宙唯心,万有唯识,到此都能实现。在现实世界上所可见到的,唯虫能知虫之境界,只能随天然生理生活,不能凭心理所造。高等动物生活,有心理力量。心理强影响生理,生理影响物理,到禅定成功,身体变化、眼耳鼻舌不同,自然一切物质跟著变化,入火不爇,入水不沉。改造进步的结果,心的智慧光明充满全宇宙,全宇宙无不洞澈。  从初地起,宇宙真相完全证明,但智慧还有可以充实之处。一重一重再进步,到第十法云地,尽十方世界一切诸佛所说法,一刹那心中全能了知;到了菩萨最高地位。如观音菩萨等、离佛甚近,十地圆满,即到佛位。佛不是相对的,也不是单独的,是不思议的。既不是一,也不是多,既不是异,也不是同,无论出现何种自体,而此自体都遍满全宇宙,以全宇宙为佛,而佛之全宇宙,究竟安乐光明清净完善。所以佛<#PAGE 254>法是改造人类、改造全宇宙都成最善圆满,实现佛之理想的办法。此乃实事,须实行;能实行,便可以由人进化到佛。<#ITEM>四 效果──自由主义(即无障碍义)<#_ITEM>  自由主义,并非放纵自我,恣其妄为。无一佛而非遍满全宇宙,即无障碍法界,亦名无碍法身。无障碍与无我理不相反,无我故无障,无障故自由。这是以全宇宙关系力量成此一物,能够互相为主,互相为伴,就是主伴重重无尽不可思议的无障碍法界(平常思想是相对的分别的,就是非彼此互相对待而言的)。到此境界,即不可说不可说,非不说而极尽说之能事无所不说(但言说不过做进行上的指导方向,如以手指月)。学佛目的,就是成功无障碍法身。在此无障碍宇宙中,自他不二,圆融无碍,得大自由。  一、境智自由 境是被智慧所认识的一切事物,宇宙间一切事事物物的真相完全无碍,境无碍故显于无碍智慧光明,智无碍故境亦无碍;无境外智、无智外境,境智一如无二相可得,而又了了然知一切境,一切境而为一切了知智所了。这就是无上正<#PAGE 255>遍觉知,圆明了知宇宙诸法真相,不为空时所拘。平常的知识是相对的,是为空时所拘的;因生理心理关系不同,各以其心理境界为是,各有障碍。佛则完全无障碍。又菩萨见普遍真理不见差别,不见差别的缘故,智慧有区别有隔碍;而佛的智慧是正遍觉知,就是平等普遍智慧──一切时、一切空、一切种类、同时无不周遍了知,能知智所知境圆融无碍。这个境智自由,佛典上叫做智德。  二、业果自由 业果、是以前业力为因所得的结果,业力、是以前的行为。以前的行为结合成现在生命,结果又为前世及现生的行为力量所束缚,受新陈代谢,生死轮回。到阿罗汉位,还只有部分的自由,到佛才是大自由──去尽一切有漏不善业,无量劫无漏清净业因圆满,成就无障清净之涅槃果。一切不好皆无。一切好的皆圆满(圆寂),成就断除一切不良业因所成涅槃功德。这个业果自由,佛典叫做断德。  三、完全自由 完全自由是法身,就是无障碍法界本身,也就是宇宙全体。一切众生在法身中生死,而法身在全世界一切众生中完全自由。宇宙法身自他不二,能够<#PAGE 256>加被众生,利益众生。众生于不知不觉间受佛感化,发佛智慧,解一切苦,得一切安乐──于众生有大恩德,所以佛典上叫做恩德。  以上三种自由,就是三德佛果,是学佛者所希望达到的目的。(忏华达蕴合记)(见海刊九卷第九及十期)

\

本文链接:佛陀学纲

上一篇:佛陀对巴富斑迪卡的告诫

下一篇:佛,是有灵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