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再谈放生(索达吉堪布)

时间:2019-09-04 09:05:18作者:

再谈放生

\

——索达堪布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顶礼文殊智慧勇识!顶礼传承大恩上师!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今天再谈一谈“放生”。放生对每个佛教徒而言都比较熟悉,多年以来,许多中心、寺院以及个人,都通过不同方式参与过这一善举。那为什么要再次讲呢?因为我最近发现菩提学会为主的各地放生比较多,但里面有很多不太如法的现象,故想给大家提一些希望。既然放生具有无上功德,就该如理如法地去行持,否则可能会造成不良后果。因此,今天利用这个时间,跟大家简单交流一下放生的有关知识。倡导放生之缘起对我来讲,放生是一生中最欢喜、最有意乐去做的事情。每次只要一放生,想到能挽救大量众生的生命,无论是自己身体上、精神上、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都会尽量地克服,任何饥饿寒冷都不足挂齿。我们放生最早是在1991年,那时候在藏地就开始放牦牛、羊,在汉地放泥鳅、鱼、鸟等。之所以有这种概念,是因为1987年前往五台山的途中,看见菜市场上凄惨的杀生场面,部分出家人就发愿一起放生。但由于当时对汉地的环境不熟悉,现在看来,放生许多方面不太成熟。后来到了1991年,很多地方举行放生才算是比较不错。在藏地,我们每年都放很多牦牛;到了汉地各个城市,倘若因缘具足,首先会给有缘者传授一些佛法,其次就是发动他们放生,一直以来皆是如此。不过,真正在全国各地倡导大规模放生,则是起源于法王如意宝的一个梦:1997年四月初八,法王做了一个梦,与以往光明梦境不同的是,这次与一般人的梦境极为相似。在梦中,法王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端坐在法座上,为成千上万的僧众传法,身相极其庄严,音容笑貌与42年前未圆寂时一模一样。法王无比欢喜,心想:“这几天学院全体僧众共修了大威德法,以摧毁佛教、学院所遭受的人与非人之违缘。然而,我们虽有降伏的能力,却没有超度的能力,这对众生到底有利还是有害,心中未免有些疑虑,现在正好趁机向上师请教。”法王呈白了心中的疑问,托嘎如意宝以和蔼的语气说:“你们此次修法极为殊胜,不管能否使魔众解脱,凡是念诵降伏仪轨,以等持、咒语、手印、清净发心等印持进行降伏,功德都是不可思议,对众生有很大的利益,真正是作了一次大放生。”随后,根本上师又讲述了放生的种种功德。法王知道放生能令上师欢喜,因而很高兴,就跟上师说:“我前年从新加坡回来后,至少已在汉地放了一亿个生命。”托嘎如意宝听后双手合掌,连连赞叹:“善男子、善男子,你真正是末法时代的如意宝,你真正是末法时代的红太阳!”如此说了三遍。又以金刚歌的方式赐予四句教言:“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证悟犹如甘露法性义,随顺所化善巧方便行,愿得度化无边众生力。”之后,托嘎如意宝赐给法王一尊大威德像,并将法王唤至近前,给予碰头加持。法王悲喜交集,正如根本上师在圆寂前一天,也曾给他碰头加持的感觉一样。梦就在这个时候醒了,表上的时针正好指到凌晨5点钟。清晨,法王在房中发现了从未有过的一尊大威德像,只是梦境中的双身像变成了单身像,一面二臂成了三面六臂,颜色也已不同。以此为缘,法王开示:在末法时代,放生是诸善事中能令诸佛菩萨、根本上师欢喜的唯一因,并劝请汉地各金刚法会、寺院、居士林等佛教团体,及出家、在家等各位信士,广行放生。从此,在法王的大力倡导下,全国各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放生活动,成果喜人。包括我们学院的大堪布、大活佛,也纷纷前往汉地或藏地各地放生。哪怕是学院一个普通僧人或居士,到了城市里,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投入到救护生命的行列中去……在五浊横流的当今时代,上师如意宝有如此威力和感召力,真是非常不可思议。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在内心中默默发愿:有生之年,哪怕能救护一条生命,自己也要全力以赴。为了勉励自他共襄善举,1997年6月我撰写了《放生功德甘露妙雨》一文,围绕着“杀生报应”、“圣者亦受杀生之报”、“忏悔杀业”、“大悲为要”、“肉食与素食”、“放生得利无边”、“放生能得解脱往生”等角度,阐述了戒杀放生的利益和功德。同时,还写了《最可贵的是什么?》、《劝友放生书》等文章,并编集了适用于放生的念诵仪轨。虽然我没有太大的能力,但在小范围中多多少少会起点作用,极少数众生通过这些书和方法,或许会有一些帮助。放生之重要性在座的许多道友,一直对放生极有兴趣;许多上师前往汉地时,也把放生当作首要大事来抓,这是特别值得随喜的。不过,后来的有些出家人、居士,可能不太清楚放生的功德、此举对今生来世的重要性,因而今天有必要作个简单介绍。放生为什么非常重要呢?因为在这个世间上,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无比爱惜自己的生命,众生的生命都是平等的。然而现在这样的理念比较少,人与人之间可以有平等观,尤其是当今21世纪,只要是人,都有生存权、言论权,这是全球的一种共识。但人类最缺乏的是什么?就是动物也有生存权的理念,不知道动物也贪生怕死,只不过它们不会说话而已。我们珍爱自己的生命,实际上动物也同样如此。这一点,藏汉两地的很多修行人,不仅口头上会说,而且也完全懂得这个道理。有修行境界、具有慈悲心的人,看到一个人被枪毙,会觉得实在难以忍受,同样,当他们见动物被杀害时,照样会生起难忍的悲心。憨山大师云:“人既爱其寿,生物爱其命。放生合天心,放生顺佛令。”不仅佛教徒明白这个道理,即便是世间仁爱之士,也不赞成杀生吃肉的野蛮行为。如印度素食主义者甘地,在有关素食、反对暴力的演讲里,始终强调众生都有生存权,动物的生命和人类的生命一样珍贵。有关放生护生之法,在佛经中记载颇多,最早是出自于《金光明经》:往昔佛为流水长者子时,见池水枯涸,成千上万条鱼被曝晒将死。于是他向国王借了二十头大象,用皮囊盛水,倾泻池中,救活了这些鱼。后又施予食物,持念宝髻佛的名号(另说宝胜佛),诸鱼闻后,皆转生于忉利天。此外,《杂宝藏经》中也记载:一沙弥原本只有七天寿命,返家途中见池塘缺口,无数蚂蚁将被淹死,遂心生慈悲,用袈裟盛土堵住缺口,救了所有的蚂蚁。以此因缘,沙弥转夭为寿,得延命之果报。《药师经》云:“放生修福,令度苦厄,不遭众难。”故有些人遭受痛苦违缘时,若能行持放生之法,则可消灾解厄、遇难成祥。即便是一些病重不治的患者,若经常劝其放生,不知不觉也会出现很多奇迹。 众生的生命高于一切,若能保护它免于被杀,果报确实极为超胜;反之,假如故意去杀害一个众生,这种罪业也不容易清净。有时候我生病时,好多人劝我去看病,我总是想:“这是不是前世的杀业所致?若是如此,即生做一点简单的善事肯定不行。我把别人杀了,就该用我的命来赔偿,若只是给他几块钱、做个小小的善事,就想化解这一切,不要说他本人,连他的亲属恐怕也不会答应。”因此,大家一定要发愿:生生世世切莫转生为杀生者。其实,我们出了家以后,即使修行各方面很差劲,但起码不会造下杀生的恶业。不然,倘若自己没出家,在社会上与各界人士交往时,杀生必然在所难免,就算不是你亲自去杀,间接为你而杀的也有无量无边,这些罪业注定都会落到你的头上,故对此务必要注意!当前存在的问题现在全国各地很多上师劝大家放生,很多弟子也在放,原以为大家放得比较不错,但经过多方面观察,不少人的行为一点都不如法。因此,通过这次交流,希望你们以后放生时,必须要如理如实做到以下几点:(一)所放的众生要在三宝加持下释放。我在仪轨中也提过,放生之前,要用《闻解脱》、《系解脱》、《般若经》、《心经》、《金刚经》,或者佛像、转经轮等三宝所依,加持所放的动物。像牦牛、大鸟等躯体大的,必须要接触它的头;泥鳅、小鱼、麻雀等躯体小的,则应在筐子上方晃一晃。总之,每个众生都要获得三宝的加持。(二)要让所放的众生喝到甘露。甘露丸一定要来源清净,若是破誓言者、密乘戒不清净者手中传来的,不但没有加持,反因晦气而对众生有极大损害,所以最好是高僧大德赐予的观音丸、解脱丸、放生丸等。将这些甘露丸泡在水中,如果是鱼类,则倒在桶里;如果是鸟类,则洒在它们身上,或想办法让它们喝到。密续中经常有见解脱、触解脱、尝解脱,这即是所谓的“尝解脱”——品尝之后得解脱。我以前每次放牦牛时,有些牦牛特别厉害、很难接近,但也要想尽办法、花很长时间逮住它,张开它的嘴,把甘露倒进去,这样品尝后才能得解脱。(三)要在所放众生的耳边念经。所念的内容,最好是《放生功德文》中药师七佛、八大菩萨的名号,缘起咒,及《普贤行愿品》等。现在很多放生仪轨,虽不敢说完全不如法,但有些是为宣扬个人而造,对众生有没有大利益很难说。所以,希望菩提学会的道友们,以集体性、组织性放生时,一定要念我们的仪轨。并不是说我的如法、别人的就不如法,不是这个意思。我曾对比过很多仪轨,假如别的仪轨可以,我也没必要再编集,但通过详细观察,为了对所放的众生负责,我们才融合显密的放生精要,汇集了这一套完整的仪轨。现在很多人放生时,行为千奇百怪、莫名其妙。我见过很多放生的场面,有些人该念的佛号不念,只是在所放众生的旁边点香、转绕,拿一些黄布开始飘,甚至还在一旁唱歌,美其名曰:为令所放的众生心生欢喜。所以各个地方有不同的习俗,而这些习俗中,有些完全是民间做法,跟佛教没有任何瓜葛。若是这样,我们花那么多钱把众生放了,但它到底能不能获得解脱也不好说。包括有些寺院的出家人,放生仪式恐怕也值得观察。我并不是说全部不如法,但个别地方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因此,希望大家以后放生时,行为一定要如理如实。(四)动作要轻柔。有些居士放生时,把鱼在空中随便乱扔,一点悲心也没有,这样肯定不行。按照《俱舍论释》的观点,若让众生内心产生极大恐慌,来世自己会变成精神癫狂者或疯子。所以,这些方面应该注意。(五)发心要清净。大家放生时要像放生,不要只是过个形式,要么以放生为借口化缘,要么找这样那样的人,这都没有必要。当然,放生时每个人的发心不同,有些是为了健康无病,有些是为了漂亮,有些纯粹是出于好奇。原来四川有些人说要去放生,我问他们为什么去,回答是:“听说龙泉湖很好玩,回来时可在农家乐那边休息,特别舒服!”以这种心态放生,没有什么意义。应该发起利益众生的大悲心,一心一意想帮助众生,如此参与放生、念诸佛菩萨名号,才有真正的实义。(六)放生最好是亲力亲为。有些人认为:“我捐点钱放生就可以,不一定要亲自去。”这是一种懒惰的借口。实际上你若亲自去放,和大家一起共诵仪轨,亲手把众生放回大自然,功德肯定比你捐钱随喜要大得多。随喜虽说也有功德,但按照《俱舍论》和《毗奈耶经》的观点,亲自去做的善根更殊胜。因此,各方面因缘具足时,放生最好是亲自去。(七)放生时要注意环保。有些人放生从不考虑对周围的影响,比如把毒蛇放在人烟密集的地方,让当地人苦不堪言,而且引起很多麻烦。因为现在不像古代,人烟稀少之处几乎没有,所以很多情况都要考虑。曾有一则新闻报道,有一群放生的人,在农村放了千余条蛇,每到中午、晚上,蛇就会往村民家里爬,许多鸡被咬死了,人们晚上睡都不敢睡,甚至有的老太太被吓哭了。当然,有人说毒蛇不能放,因为它是害人的。这种说法也不对,毕竟它是一条生命,只不过以嗔心而转生,故也值得我们维护。(八)放生应选择地点,观察所放众生在什么环境中可以存活。譬如,水生动物有很多种,有些是淡水里的,有些是海水里的,如果你一看见是鱼,就随随便便倒到海里,也许它不能在那里生存,一下子都死掉了,统统漂在水面上,对环境也是一种污染。所以,在放生之前,首先要打听好这些动物适合什么环境,买的时候也一定要注意。(九)不定期放生。很多人常在四月初八、六月初四等佛教纪念日,或每个月的初八、十五、三十号放生,这样的话,很容易被鱼贩子等人抓住规律。听说以前拉萨那一带,每个月的十五号、三十号,街上就会出现很多要被杀的动物,而且那一天的价钱特别高。虽然按理来讲,佛陀的诞生日、成道日做善事功德很大,但如果牵涉到众生的生命,我们也不一定非要如此,否则,有些商家可能会趁机提价,特意去抓很多众生。(十)遣除几种常见的误区:1、有些人认为:“救出正在屠刀下的众生,这才叫真正的放生,故应该去市场上买动物。”这种想法虽然好,但在价钱上,肯定差别很大。如果你去批发市场,一斤泥鳅可能要15块钱(以前我们刚开始放生时,泥鳅是一斤3块钱左右),而若在市场上买,则要二十几块钱。虽说市场上的动物很可怜,你花高价也愿意,但那些鱼老板很坏,他把这一盆卖完后,又到批发市场去再拿一盆,回来继续宰杀。这样一来,我们的钱在中间就被浪费了,救不到很多众生的生命。 2、有些人放生没有经验,买时虽然过了秤,但送到放生地点的时候,根本不过秤。如此一来,有些市场老板特别狡猾,中途把鱼卸掉一部分又带回去,然后再把剩下的运去放生。结果到了那里时,如果真要过秤,可能连一半都没有。所以,没有经验的人,刚开始会遇到很多问题。假如你是长期放生,对这些更要注意;即便不是长期放生,跟市场上的人打交道,也要用智慧进行观察,看放生的结果怎么样?整个过程中如何监督一些环节?不然的话,很多钱不知不觉就白白浪费掉了。3、有些人认为:“放生钱不能直接给鱼老板,否则他有了钱之后,还会再买动物杀生。”这种说法不成立。因为那些鱼、泥鳅本来就是钱,即使鱼老板不卖给你,还可以卖给其他人,因此,过于计较这些可能没有必要。4、如今藏地有些人说:“杀牦牛是应该的,以此可刺激经济发展,提高牧区的生活水平。”这种说法不合理。发展生产力不一定非要杀生,还可以有很多其他途径,如学知识、办工厂、制造工艺品等。杀生是造恶业的行为,即使能赚到钱,也是很卑鄙的一种产业。然而,现在很多人既不懂慈悲的理念,也不懂放生对大自然的和谐作用,一味地鼓吹“杀生致富论”,这是相当可悲的。总之,现在有些人放生,从头到尾不太如法,急急忙忙把钱花光了,结果却没救到很多众生。即使救了一部分,也没有令其与解脱法结上善缘。因此,大家以后放生时,一定要注意这些问题。现在有些道场和学会,两三年中一次放生也没有,这不太好。我到外面去的时候,像上海、汕头等地,有些居士是天天放生,真的很了不起;也有些居士是每个星期都放生,或每个月都放生。这一点,我们不一定能做得到,但即便没有这种能力,每年放生一两次也应该没问题。前段时间我写了一封信,要求学会一年要放几次生,但真正能依教奉行的,恐怕没有。其实别的事情,我不需要你们依教奉行,但利益众生、弘扬佛法方面,倘若我提的建议有价值、有意义,希望大家还是要斟酌,尽量记在自己心里,这样对自他都有利!

\

本文链接:再谈放生(索达吉堪布)

上一篇:删不了的患难情

下一篇:农民父亲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