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少年僧的故事——爱情

时间:2019-11-14 09:06:51作者:
少年僧的故事——爱情

  春去春又来(Spring, Summer, Fall, Winter and Spring Again)

  少年僧的故事 -- 爱情

  老僧把好几种药草放在石臼里捣烂。

  少年僧和少女都在努力地避开对方的眼神。少年僧把老僧弄好的药汁递过去,少女接过来喝。

  「一口气喝下去吧。」

  「太苦了,师父。」

  少女喝了一口药,皱着眉头用手掩住嘴,抱怨道。

  「当然苦。你以为自己这一生只会吃到蜜水吗?」

  少女收拾好药碗,来到院子里,看见少年僧坐在船上,皱着眉头让船在岸边打转。少女觉得有趣,微笑地看着他。少年僧突然站起来,扑通一声跳进湖里。少女吃惊得紧盯着他消失的那块湖面。好一会儿,少年僧总也不露出头来。少女靠近湖,伸着脖子往水里看。但是什么也看不到。少女开始担心得直嘀咕。

  「怎么了吗?」

  少年僧的胳膊突然从水中探出来。少女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拉进湖里。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少女慌张地挣扎着。少年僧这时已经上了船,把手伸给少女。少女拉着少年僧的胳膊攀上船。她被水浸透的白色连衣裙下,身体轮廓清晰可见。看到少女柔和的曲线和白晰的皮肤,少年僧觉得某种热热的东西往上直涌。他好不容易抑制住冲动,干咽了一口口水。

  少女坐好了,少年僧开始划桨。

  「师父,你好象太顽皮了。」

  「觉得施主吃了药草之后精神会健旺些。」

  不好意思的少年僧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

  「衣服干以前不能回去,会被师父骂的。」

  少年僧把船摇向一柱门的方向。

  下了船,两个人默默地沿着山路走到溪边。浑身湿透的少女依然喘着气。少年僧紧握着少女的手,心里掺杂着喜悦和恐惧,怦怦乱跳,腿也抖得厉害。这种感觉异常美妙。树丛也好象知道少年僧的心事一样,风吹过时,簌簌地向他招呼。

  少年僧指着溪边的大石头说道:

  「那里阳光好,躺一会儿,衣服就会干的。」

  他一下子跳到石头上,脱去上衣,躺下闭起眼睛。

  少年僧不知此刻是幻是真,应该怎样接受这种陌生的感觉呢?他头脑一片混乱。

  少女悄悄在少年僧的身旁躺下。少年僧被随风飘来的淡淡香气弄得心神恍惚。少女握住他的手。周围万物好象都凝固不动了,一片寂静。少年僧和少女就这样相互握着手,躺了很久很久。

  从那天起,少年僧的心就像自陡坡滑落的石块,向漫无边际的地方滚去。他偶尔感到这样的自己有些陌生,但看到少女一天天恢复生气,就觉得欣慰。月光异常明亮的一个晚上,少年僧辗转反侧。少女美丽的脸庞和湿透了的身体,总是浮现在眼前。

  老僧似乎睡得很熟。少年僧探头望另一侧的少女,正好撞上少女看他的专注的目光。少女的眼睛即使在黑暗中也闪闪发光。

  少年僧蹑手蹑脚地出门,望着月下波光粼粼的湖水,少女的脸又浮现在月亮的倒影中。少年僧想抹去那张脸,心里默想着佛祖。但是佛祖的脸上仍重叠着少女的脸,而且愈加鲜明。少年僧摇着头,握住拳,用力捶打地面。

  吱嘎一声,少女出现在门边。看到少女白晰的脚,少年僧的心又开始狂跳起来。

  「睡不着吗?」

  「嗯。」

  「我也睡不着。就出来了。」

  少年僧想到了什么,向着船跑过去。少女也跟着少年僧。

  两个人不说话。少年僧载着少女往湖中央划去。

  那棵据说活了三百年的柳树立在黑暗中,碧绿的枝条浸到湖水里,宛如浣发之女。少年僧把船靠在树干旁,柳枝像屏风一样围绕着他们。在透过来的黯淡的月光中,少女的眼睛闪着热烈的光。少年僧不禁闭上双眼。少女静静贴近喘着粗气的少年僧,抓住他抖得厉害的手。少年僧的心脏就要爆开,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突然抱起了少女。

  「朱颜,我快要疯了。」

  少女在少年僧怀里,感觉非常幸福,身体一点也不难受了。已经活了三百年的柳树少年僧说过的,活得像柳树一样长久的话,好象真的能变成事实。

  早上,老僧睁开眼睛,发现身旁没有人。再看对面,也不见少女的踪影。老僧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马上穿起衣服走到院子里。他吹灭石柱上的油灯,向四周张望。庵里的船浮在平静的湖面上,随波轻轻晃动。老僧仔细一看,少年僧和少女在船上,相互倚靠着睡得正甜。船被水波推着,渐渐靠过来。老僧从院子里抓了一只鸡,他把绳子系在公鸡的腿上,将公鸡扔进船中。公鸡扇着翅膀落在船头,双脚紧抓着船板,响动声竟没将两人吵醒。老僧慢慢拉动绳子,船就向庵这边慢慢靠近。

  老僧轻声上船,把堵住船底洞的塞子拿开,然后回到庵里。

  「啊,好凉!」

  幸福地依偎着的梦中人,被涌进船舱的水给浸醒了。

  他们惊慌失措地起身,船摇摇晃晃失去了重心,翻了。两人在湖里挣扎着。

  全身湿透的两个人进入佛堂。老僧正在诵经。少年僧和少女跪在地上,像罪人一样低下头。

  「师父,我错了。」

  「都是自然之事。」

\

  老僧转过头,问少女:

\

  「现在不难受了吧?」

  「是。」

  「原来这就是对症的药。」

  "......"

  「现在身体康复了,就没必要留在这儿,离开吧。」

  「什么?」

  喊出声来的竟然是少年僧。

  「不可以,师父。」

  「你要当心。因爱生出执着和欲望。从执着中又会生出杀气。」

  老僧留下不知所措的两个人出了门。老僧冥想片刻,记起《经集》里的一段话:

  有爱情的地方

  就有烦忧

  有爱情的地方

  就有恐惧

  不执着于爱情

  就不会烦忧或恐惧

  爱是恨的根源

  不爱

  亦不会恨

  爱而不得

  会觉得痛苦

  由爱生恨

  不如从未相遇

本文链接:少年僧的故事——爱情

上一篇:尊重孩子比爱他更重要

下一篇:小沙弥的三个问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