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小木人

时间:2019-11-14 09:07:08作者:
小木人

  小木人

  戒嗔小的时候也有玩具,山里孩子的玩具很简单,是一个木雕的小人,那是戒嗔小的时候父亲做的。戒嗔的父亲并不是木匠,所以做出的玩具其实很拙劣,如果不告诉别人这个是什么,估计他们要猜上很久。

\

  孩子的眼里没有贵贱之分,当然也不会在意玩具的质量好坏。戒嗔很喜欢这个不像小人的小人,整天拿在手中。

  那时候最大的玩乐就是跑到父亲面前,举着小人问,这是什么?

\

  父亲照例要假装猜上很久,最后还是猜不出。

  戒嗔会大笑着说,这是个小人呀。

  戒嗔是个小小的戏迷,从小就会把自己置身在假得不能再假的场景中,一次次演绎,一次次骗自己,一次次哈哈大笑。

  戒嗔五岁时,也可能是六岁,可能是戒嗔长大的缘故,忽然不再喜欢它了。

  有时候喜欢一件事物,静下心来想想,为什么会喜欢,思来想去,才发现喜欢是没道理的。

  不喜欢仿佛也是没有道理的。小木人丢在屋子的拐角,久久不再问津。

  那年进寺里的时候,戒嗔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只带上了它,依然不知道为什么独独选中它。

  很多人走进寺门的那一刹那,都以为自己从此和尘世隔绝了,然而即便是莲藕内心真空之所,也有根根柔丝穿过。

  戒嗔进寺时已经十二岁,算是一个大孩子了,不再是喜欢玩玩具的年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重新喜欢上这个小木人。

  是因为这是唯一的尘缘吗?戒嗔也不知道。

  还记得把那个小木人放在枕边的情景,只是不记得,是哪一刻它掉到了床下。

  从来没有想过要找寻,或许是这份尘缘对戒嗔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过了很久,有次扫除,夹杂在戒嗔床下书堆里的小木人忽然掉了出来。洗去沉积在小木人上厚厚的一层灰尘,这个小木人依然不像个小木人,一切仿佛不曾变过。只是对戒嗔来说,对它的感觉,已经不再是一种喜爱了,变成一种奇怪的感觉,有种追忆,有种思念,脑中不再是儿时终日不离手把玩的情景,记忆仿佛更远,有幅画面从心里走过,是父亲把它交给戒嗔的那瞬间。

  戒嗔曾经以为自己离开过,却不知自己一直在这尘世间。

  它没有变过,可是戒嗔变了。

本文链接:小木人

上一篇:小眼沙弥—责骂圣者 累世狗报

下一篇:寿昌无明禅师:皮囊歌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