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浅谈民国时期的“一贯道”

时间:2019-08-03 09:08:07作者:

建国初期 控诉一贯道罪恶 的大会

导读 :2014年,发生的5 28山东省招远市 麦当劳 快餐店命案引发了公众对 全能神 这一邪教组织的强烈关注。以史为鉴,可知今之得失,新浪历史特邀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傅正博士撰文,梳理民国时期的一贯道产生的历史根源,以及其发展和溃灭的过程。

(文/傅正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有民间宗教史专家曾论证建国前最大的会道门 一贯道 与义和团在源头上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中,义和团首领王觉一就是一贯道的创始人。关于这个说法遭到了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周育民先生的反驳,他认为 有关王觉一本人为义和团首领的说法,应予否定 ,一贯道与义和团在组织上并没有任何重叠关系,最多也只是在王觉一死后,他的余党在义和团运动后期,与八卦教、大刀会联合起来,从事反清灭洋的武装起事。这里当然没有能力对这样专业的问题详加考证,但不论如何,二者的宗教信仰形式确实差不多,否则不会有人会认为二者有关系。

浅谈民国时期的“一贯道”

其实,关于义和团的起源众说纷纭,主要的大概有 团练起源 和 白莲教起源 两种说法。早在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时,这两说就争论不休。诸如公理会教士明恩溥就是前者的有力支持者,而时任吴桥县知县的劳乃宣则撰写《义和拳教门源流考》,力主后者。这个 学术 争论背后所隐藏的是现实的政治权力博弈。倘义和团运动真是起源于团练,就不可避免地与清政府扯上关系,八国联军对华武装干涉就合理合法。倘义和团运动的源头在白莲教,则清政府不仅可以脱去干系,更有理由与列强一道去镇压它。一者为八国联军辩护,一者则为清政府洗地,不同的政治目的开启了不同的学术立场。大抵德国历史哲学家奥斯瓦尔德 斯宾格勒曾说过: 历史只有离今天越远,才越有可能接近真实。 今天我们完全可以更少地带有政治目的,也更公正地看待上述两种义和团起源的说法。 团练说 之所以得到更多的重视,在于它侧重于义和团运动的兴起与清政府安抚政策之间的关联。更主要,却更为人忽视的问题则是,要让有着重大文化差异的西方人对中国杂乱的民间信仰和气命功法作出 源流考 ,岂不是太困难了点?平心而论,很难说义和拳与白莲教有什么组织上的继承关系,但劳乃宣的考证多少暗示了这样一个问题:历次旧式农民战争所以依凭的民间宗教信仰有着历史传承的关系,并且往往与职业化的官僚体系有着深刻对立。中国的行政官僚体系愈加完备,它与民间宗教的矛盾也就愈加明显(即便如刚毅、毓贤、赵舒翘等力主 安抚 义和团的清廷重臣,都是以理性功利的态度来看待义和团运动,而非真正相信它的神奇力量)。需知中国并没有像西方那样可以通过各级教会和其它宗教组织,紧密地操控人民的大脑。

浅谈民国时期的“一贯道”

职业化官僚阶层与血缘伦理纽带联系起来的乡村自治单位之间的隔阂,说得简单点,官民对立,不仅仅表现在制度层面。一面凭借高度理性行事,一面则借助血缘关系和神秘力量,如此对立的矛盾双方,居然统一于一个大帝国中,这多少让西方的现代化专家们感到诧异。情况之复杂,就连马克思、韦伯这样最一流的思想家,在判断中国问题上都每每犯错。一边是发达的文教系统和官员选拔制度,另一边则是义务教育的缺失和大量的文盲,这样的状况造成了一种十分吊诡的局面 既有完备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又把大量人口遗留在了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之外,这为民间宗教信仰的泛滥提供了空间。相较于基督教和正统佛教,中国的民间信仰又处处显露出其世俗和功利的一面 希望通过神秘力量在现世而非身后或来世解决善恶问题(诸如太平天国的 天父爷火华 从来不关心末日审判或灵魂救赎的问题,他只通过在杨秀清身上附体的方式干预现实政治)。所有这些都为旧式农民战争提供了意识形态资源,当然,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和人口流动的加剧,也成为了城市里的反动会道门的骗人把式。

会道门 是 道门 和 会门 的合称,据邵雍教授在《中国会道门》一书中的介绍,道门的出现要早于会门,是异端宗教的别称,其 诵经拜神,制造和传播迷信邪说,迷信色彩极为浓厚 , 会门最初是以兵器种类命名的,如大刀会、小刀会、红枪会、黄枪会等,偏重吞符念咒,练功习武,据地自保 。会道门正式形成于明正德年间,罗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具有完整形态的会道门组织。它往前可以上溯到东汉的五斗米道和太平道,正德之后绵延数百年,直至建国,可谓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当然,也有学者指出,本来并没有 会道门 这个称呼,这是建国后 镇压反革命 时做出的概括)。这里当然不可能对中国的会道门作总体的概述,只能选取民国以来最大的会道门组织 一贯道 作极为简要的介绍。

一、张光璧与一贯道的兴起

一贯道 本名 一着教 ,本文开头就说,它的创始人是王觉一。大抵中国人历来就有抬出祖宗光耀自己的习惯,否则本事再大别人也不认,就连阿Q都要宣称自己姓 赵 ,何况是成大事的人?明太祖朱元璋称自己是朱熹的后代,不就是榜样么?在认祖归宗的过程中,王觉一和少林寺发生了亲缘关系 他把达摩认作其教派的祖师爷,称自己是十五世祖。这人真有本事,可谓文武双全,不仅煞费苦心编制教旨,撰有《历年易理》、《性理积疑》、《学庸真解》、《三教圆通》、《一贯采原》、《一贯圣经》等书,还武艺超群,行事来无影去无踪,清廷四面撒网也拿他不住,颇有李白诗句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的架势。

顾名思义,所谓 一贯道 者,取孔子 吾道一以贯之 之意也。加之认祖达摩,又采道教之说,算是儒、释、道三者一体。中国民众信仰历来功利,谁牛逼就拜谁,也不问其路数如何。时至今日,人们如果去台湾旅游,在某些香火旺盛的和尚庙里,兴许也能看见 太乙玄门 之类的字眼。与新中国成立初期取缔的许多会道门组织一样, 一贯道 创立之初,也是具有革命性的。其主要从事的是反清工作,从光绪七年(1881)起曾组织过几次武装暴动,但旋即被清廷弹压,但其骨干成员大部漏网,一贯道的火种也被保留了下来。

要说真正让一贯道 发扬光大 的还要数张光璧了,此人祖居山东济宁,世家务农,早年投过军,还因身材魁梧入选过辫帅张勋的亲卫队。1917年7月,张勋复辟失败,张光璧逃回家乡,结交纨绔子弟,整日吃喝嫖赌,没几年功夫就把家财挥霍大半。1919年,张光璧变卖剩余家产,在济宁城内开了几家杂货铺,没多久就倒闭。山穷水尽之际,张氏经人介绍,加入了一贯道,拜道首路中一为师,从此人生大不同。此公生得仪表堂堂,务过农、当过兵、经过商,常年在外厮混,结交各色人等,可谓见多识广,与人攀谈总是海阔天空,口若悬河,放到今天大概会成为一把营销好手,在当时也足以确保其在会中地位。乃师路中一任命其为 布道点传师 ,用以广播道旨,说白了就是负责拉人入伙的工作。这一任命也算是量才使用,张氏得此翻身之机,自然知恩图报,四处奔走游说,成果颇丰。

下线多了,张光璧便被派往单县开辟道务,其间与道中 三才 、青年寡妇孙素真勾搭在一起,甚至谎称孙氏乃 菩萨下凡 ,二人结合是 天赐良缘 。此事引发道中轩然大波,这时路中一已死,其妹路中节代为主持教务,路不齿张的为人,撤销其点传师的职务,并通令所辖教众群起而攻之,张势单力薄,不得不改弦易帜,另谋他途,遂从此脱离路中一的道派,辗转济南,另立门户,与路派分庭抗礼。

袁世凯死后,北洋政府更迭频繁,各路武人你方唱罢我登场,当中奇葩辈出,三教九流,一应俱全,真是各路神仙欢聚一堂的好时代, 马桶将军 有之(王怀庆)、 狗肉将军 有之(张宗昌)、 和尚将军 有之(唐生智)、 道士将军 有之(刘湘)、 牌九将军 亦有之(孙殿英)。军阀混战,民生凋敝,政府对于社会管理松弛,失业人口高居不下,造成大量游民,这是会道门组织迅速发展的大好时机。更兼许多武人出身草莽,本就与会道门瓜葛不断,一旦得势,更期冀于拉拢会道门扩大群众基础,使得各路会门、道门如雨后春笋一般蓬勃兴旺,纷纷以 宗教团体 、 研究学社 、 公益慈善机构 为名注册登记,大行其道。张光璧能获得成功,也不可不谓 乱世出英雄 。诚然,中共早期曾利用会党发动工人运动,会道门组织 红卍字会 也曾积极参加北伐战争,为北伐军掩护和救治伤员,但总体而言,会道门的革命性当然不复存在,参与政治也多以投机为目的,大多数甚至直接蜕变为诈骗敛财机构,形成了民国时期黑社会的一大景观。

时至南京国民政府时期,政府对会道门的控制大大加强,曾一度在其实际控制地区以 破除迷信 、 禁止邪教 为名严令取缔。张光璧亲赴南京 传道 ,便吃了大亏,被蒋特务所查,投入监狱。后经查实,其为装神弄鬼,诓骗钱财,遂没有作大的处理就加以释放。这时的张光璧基本还处于地下时代,势力发展受到大大限制。转机出现在1937年,日寇入侵给了张光璧难得的机会。华北战乱,商贾富户人心惶惶,纷纷祈求神佛保佑其平安,张光璧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潜入北平、天津等地传道,一时声名大噪,就连汉奸头子王克敏、王揖唐、江潮宗等人也对其顶礼膜拜,叩头拜师。有此广告和保护伞,张光璧自然如鱼得水,不到一年,竟成为百万富翁,这也为其 政途 铺平了道路。

张光璧和其一贯道的坐大不可能不引起日本人的注意,会道门盘根错节的社会关系网为日伪政权发展特务提供了良好的资源。汪精卫曾在河内遭到戴笠刺杀,侥幸逃脱,一到南京公开投敌之后,就大力发展自己的特务机构,会道门组织当然是其建立特务网络的首选之地。加之会道门组织可以作为分化和牵制民间抗日力量的有力工具,不仅周佛海、王揖唐、褚民谊等大汉奸率先入道,当起了 坛主 或 点传师 ,张光璧甚至成为了冈村宁次的高级顾问,一时威风八面。据说其子张英誊曾吹嘘自己势力: 日本宪兵查问时,只要拿出日本天皇皇族 宫内善则 的名片,日本宪兵便肃然起敬地说: 大大的太君。 当然,一贯道也投桃报李,拼命鼓吹 日本人来中国是天数,来收恶人 , 日本国旗是太阳、师尊属 日 ,担有天命。现在日当正午,日方应运,上承天象、应道的先兆 云云。按张光璧的理论, 日本人就是秦始皇由长安派往东土寻找长生不死药的那五百童男童女的后代,和中国人原本是一家人。等到日军打到长安老家,就可以和平了 。把侵略说成是回家,其荒谬之极,不言自明。此时的一贯道,确切地说是张光璧派一贯道到达了极盛。

1945年,日寇投降,民国政府复还旧都。一贯道被命令禁止,但是出于现实利益考虑,党国只是名义上查封一贯道佛堂、坛口,却背地里对其加以利用,以壮大自己的特务组织。在军统和后来保密局的操纵下,一贯道改组为 中华道德慈善会 ,在南京设 总会 ,大办 施诊所 、 义务学校 等慈善机构,继续活动。1947年9月29日,张光璧死于四川成都,按其徒弟的说法,大抵属于 超脱凡尘 、 及时归位 、 上界成仙 一类。

张死后,他的正妻与姘头就打得不可开交,这直接导致了一贯道分裂为两派:以正妻刘华贞及其子张英誊为首的称 明线 ,又号 师兄派 、 王义派 ;以姘妇孙素真为首的则称为 暗线 ,又曰 师母派 、 金钱派 。两派大打出手,纷争不已,直至建国以后。

本文链接:浅谈民国时期的“一贯道”

上一篇:寻找生命的答案——2015国际青年生命禅学营在佛光山开营

下一篇:人生和佛法

热门推荐